第八百一十九章 神秘老者
最新网址:www.biquxs.la
    老者不禁撇了一眼张航吐出的那口黑血。

    在看一看张航嘴角残余的黑血。

    “你这中的是什么毒?”

    老者不禁好奇的问道。

    “你猜?”

    张航咧嘴一笑,将嘴角黑血擦去。

    “没关系,你会说的。”

    说着话,老者一挥手,将张航腹部卷轴直接摄到手中。

    “想必这就是狐仙山那只妖狐的遗留吧。”

    老者撇了一眼,随即一转手,将卷轴丢到造物山上。

    “你知道狐仙山的天狐?”

    既然老者是仙人,那么很有可能会知道天狐的事。

    老者鼻子一哼,淡淡看着张航。

    仙狐山太过久远,老者虽是天仙,不过也和他人一样。只知道是有天狐陨落此地。

    “你真的知道?”

    见老者讳莫如深,张航直以为老者知道狐仙山的情况。

    “拿出你有价值的消息,才能知道换到相对应的消息。”

    “好,我告诉你。天傀宗之所以陷入今日局面,便是北灵域在背后捣鬼。”

    张航正色说道。

    张航刚一说完,老者抬手摄来一道灵气朝着张航便抽了过去。

    微微灵气袭来,张航只感觉一座山撞了过来。

    紧接着张航便倒飞出去数百米之外。

    可张航刚一跌落下来。那老者便出现在了眼前。

    “这消息谁人不知?你若在糊弄老朽,那老朽也没必要留你了。”

    “嘿嘿,是么?老家伙?”

    张航擦去嘴角淤血,嘿嘿一笑说道。

    “好小子,死到临头还敢嘴硬!”

    老者惊怒的瞪着张航。

    “你身为天仙,几次三番攻击。使用的全是灵气。我想你应该是畏惧外面的人吧?”

    强攻天傀宗的人中,有接替罗芙的罗卿。

    想必她身边应该也有天魔暗中护卫。

    想必老者只要暴露出来仙气,马上便会引起天魔的注意。

    两人开始,造物山便会暴露在罗卿等人眼前。

    天傀宗此刻空虚。若是自己被人牵制。那造物山便陷入了危机当中。

    果然张航话音刚落,老者眼中杀意闪过。

    “就算如此,凭你道体凡胎,难不成想要撼动老夫天仙金体?”

    老者轻蔑的说道。

    “若是单打独斗,未必惧你!”

    说着话,张航运气,朝着老者猛的将压在胸口的黑血喷出。

    “好小子!”

    老者一挥衣袖,直接将张航喷出的黑血挡了回去。

    接着老者没有运转任何灵气,朝着张航一掌拍出。

    “好!”

    能与一位天仙交手,张航心中又惊又喜。

    只见张航右手握拳,运转体内最后一丝混沌气。朝着老者猛的一拳轰出。

    “嗯!”

    张航瞪大眼睛,惊愕的看着老者。

    拳头打在老者手掌之上,张航只觉得自己一拳轰在了海面之上。

    海面刚一塌陷,紧接着海水从四周汇聚而来,朝着张航拳头猛的反扑过来。

    老者纹丝不动,而张航直接倒飞出去。

    连着撞断了十几颗树之后,这才跌落地上。

    张航颤颤巍巍站起身来,只觉得整条没有了知觉。

    转头看去,只见手臂不停抖动。根本无法运气。

    “这就是天仙的力量?”

    张航惊愕的看着眼前老者。

    老者微微一笑,再次出现在张航面前。

    “就凭这点本事,也妄图屠仙?”

    “那加上我们呢!”

    小白怒喝一声,跃身朝着老者扑了过来。

    宁无情心神一动,三十多台巨弩出现在眼前。

    “哦?怪不得我在你身上感觉到了一丝不一样的气息,原来你小子是我宗的叛徒。”

    说话同时,老者一摆衣袖,直接将小白抽飞出。

    面对老者惊天实力,小白根本没有反抗之力。

    一袖便将小白抽飞跌落在了造物山上。

    “老贼!”

    小白口中怒骂,可惜刚才一击,实力太强,以至于大成期的小白居然连站起来都有些困难。

    小白刚怒骂完,这时周围清风便朝小白袭来。

    “小白!”

    知道小白有危险,张航怒喝一声,跃身跳起,举起左拳,朝着老者一拳挥出。

    “蚍蜉撼树!”

    老者转身再次挥出一袖。

    张航拳头还没到了老者跟前,便直接被击飞出去。

    “放!”

    宁无情一声轻喝,三十多条三米多长剧毒骨矛朝着老者便飞了过来。

    “哼!小儿把戏。”

    老者随意挥出一掌,周围灵气犹如洪水一般朝着骨矛便飞了出去。

    啪!

    灵气将骨矛震碎之后,紧接着便到了宁无情眼前。

    再次响起一声清响,三十多台巨弩直接爆裂。

    宁无情也被灵气撞的朝造物山上倒飞出去。

    宁无情刚一飞出,这时造物山清风也落在了小白身上。

    嗡!

    虚空之中突然传出一声闷响,那清风直接禁止在了原地。

    紧接着小白身上猛的气息爆发。

    一个巨大的天狐身影直接将周围清风全部震碎。

    宁无情原本只是被老者驾驭的灵气击飞。

    此刻再次被天狐本相虚影撞来。

    宁无情再次倒飞出去,被撞飞出去十几里地跌落地上。

    “还有手段!”

    面对天狐虚影,老者也是一惊。

    不过老者毕竟天仙,天狐虚影撞来时候,老者感觉有些不妥,马上运转仙体护体。

    小白虽是天狐转世,不过毕竟现在实力太低。

    就算是天狐虚影爆出,可惜还是无法撼动的了老者。

    “哈哈哈哈,原本以为是只异变狐妖。没想到居然是那天狐的转世。”

    老者看着爬在地上的小白,顿时欣喜万分。

    若是能以为一只天狐的妖丹来炼制傀儡。那么自己的实力将会得到一次飞跃。

    可老者刚起笑意,紧接着面色沉凝,聚目朝天工山外看去。

    张航心中窃喜,顺着老者目光看去。

    只见一朵黑云漂浮天空之中。

    “阁下既然来了,何不现身相见?”

    老者趁着说道。

    “哈哈哈。”

    笑声过后,这时一道瘦小的黑影出现在不远处的树冠之上。

    “只要不踏入天工山,危害我族人。外面的事老夫可以不插手。”

    老者沉着脸说道。

    天傀宗外面乱作一团,老者始终没有露面。

    一来是不屑与修士动手,二来便是忌惮眼前人。

    “这几人死活与我无关,不过那小娃,却不能死。”

    黑衣人指着张航说道。

    “嗯?”

    张航惊讶的看着黑衣人。看这人服饰,分明是阴煞教的人。

    自己和罗芙积怨颇深,不知黑衣人刚一开口,便要保下自己性命。

    见张航惊愕,黑衣人只是淡淡撇了张航一眼,却没有解释。

    “好。你要保的人你带走。”

    两人实力相当,地界动手,都无法调息恢复。

    而且江言等人现在还在山外。

    此刻也没有伤及天傀宗根本时候,老者还不愿拼死相搏。

    “跟我走吧。”

    黑衣人职责是保护罗卿。

    罗卿没有遇到危险,也不愿动手。

    原本以为真魔现身,能和真仙拼死相搏。

    却不想两人根本没有动手的打算。

    一时之间,张航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嗯?”

    见张航站在原地不动,黑衣人转身看着朝张航看来。

    “生死攸关时候,抛弃朋友,就这样走了。张航心中不安。”

    张航大义凌然的说道。

    “哼。”

    只见那黑衣人鼻子一哼,随即消失不见。

    张航惊愕的看着黑衣人消失的位置,心中顿时无奈起来。

    原本想要以大义打动黑衣人。

    让黑衣人救下小白和宁无情。

    没想到黑衣人根本不与自己答话。

    “嘿嘿嘿。”

    看着黑衣人离开,老者再次露出阴森笑意。

    “怎么?被人打到家门口了,居然连还手的勇气都没有,是不是很光荣?”

    知道那真魔是在保护罗卿,所以断定黑衣人没有走远。

    如今只有想法激起,两人冲突。

    自己三人或许才能有救。

    “伶牙俐齿。”

    老者怒喝一声,同时手腕朝着张航随意一甩。

    只见周围灵气顺着老者手腕划过的方向,朝着张航便撞了过来。

    这灵气扑来的速度太快。

    张航心中大凛,还没来得及躲避,紧接着便被击飞出去。

    教训完了张航,老者便转头朝小白看去。

    “前辈,我有一物品。交换我三人性命!”

    老者已经对小白起了杀心。

    见小白又危险,张航也豁出去了。

    知道张航在拖延时间,老者鼻子一哼,继续迈步朝小白走去。

    “空明石!”

    张航再次大声喊道。

    果然听到空明石三个字,老者不由得停下了脚步。

    “这才对嘛,你早点说出来,咱们不是就剩下很多麻烦了?”

    老者面色再次变得和善起来。

    “空明石在哪里?”

    “前辈请。”

    说这话,张航从乾坤袋中取出空明剑。

    见到空明剑。老者顿时两眼冒出一道精光。

    “好好好。”

    说这话,老者一张手,便要将空明剑摄到手中。

    可就在这时,那黑衣人再次出现。

    “可别欺人太甚!”

    老者说这话,身形消失。

    张航刚转过剑身。

    这时身后猛的一道气息爆出。

    张航和宁无情瞬间便被击飞撞到造物山上。

    挣扎和这爬起来看去。

    只见一团黑气和一团白光正交织在一起。

    而周围草木早已化为了湮粉。

    趁着两人交手,宁无情挣扎着爬起身来,将张航和小白,还有乾坤卷轴收起,朝着山顶奔去。

    嘭!

    宁无情刚飞奔百步,两人再次对出一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