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一百九十四章 乌鸦、鹦鹉、鸽子
最新网址:www.biquxs.la
    第二天早上六点多,迎着日出,陈阔将车驶下了高速,进入了维州市。

    维州还不是最终的目的地,他们需要继续行驶四十分钟左右,前往元泰宗的山门所在地泰永山。

    刚一下高速,朱璃就醒了,在副驾坐直,伸了个懒腰。

    陈阔即便没有回头,光靠着余光,也能感觉到那姣好的身体曲线,安稳老实了多日的小黄人又有冒头的趋势。

    “老板,我们到了吗?”朱璃左看看右看看,好奇问道。

    陈阔说道:“快了,现在已经到维州,我们先找个地方吃下早饭,然后直接赶去泰永山。”

    朱璃揉了揉自己的脸,打起精神,她知道从现在开始,她就要做好暴露自身实力的准备,开始当狗哥的保镖了。

    找了个路边摊,两人吃了六碗牛肉面后,便继续驾车往元泰宗而去。

    不过在到泰永山下时,陈阔却又把车停了下来,跑到山路边棚子下一个卖煎饼的摊子前,说是要买早餐。

    朱璃开始时还有些诧异,干饭妞都没喊饿,难道这边的煎饼狗哥以前吃过,特别合口味?

    但很快,她就发现了异常,狗哥在下车的时候,不仅先脱掉了外套,而且偷偷地把“五行驱灵法阵”的易装套件带了下来,装作系鞋带,不动声色地在路边布下了两件卡子。

    而且最重要的,他们下车来买吃的东西,干饭妞居然没有出现。

    朱璃马上提高警觉,然后果然发现了不远处山林中的异常。

    那边隐约有个异常的强阴灵气反应的生物,它本身的灵气反馈并无异常,就像普通的鸟类或其他动物,但从整体的灵气环境波动来看,却能够窥到它的灵气有刻意的伪装。

    当然,如果不是朱璃之前跟着狗哥去海虹市处理过赫逵运的案子,这会狗哥又在进行出手的准备,她还真不一定能注意到。

    朱璃也不动声色,好像什么也没发现一般,跟着狗哥一起买煎饼。

    煎饼买一半,狗哥忽然对她说道:“小朱你付下钱。”

    然后整个身影向山林中疾冲而去,动作非常之快,就像一只猛地冲进林中的大野猪般,把卖煎饼的阿婆给吓了一跳,手里夹着的、刚摊好的煎饼差点抖掉,忍不住骂了声“神经”。

    就连早有准备的朱璃也被她狗哥造成的动静给吓到,灵视界下,一辆坦克灵体紧跟着陈阔冲进了山林,气势汹汹,直接破开了整个山林环境之中的灵气海。

    几分钟后,光着膀子,一手提着衣服,一手抓了黑团团一只大乌鸦的陈阔从林中跑了回来,气喘吁吁,满头大汗。

    卖煎饼的阿婆看到他手里的大乌鸦,赶紧说道:“泰永山的动物不敢抓的,抓了的话,山上的仙人要生气的!快放喽,快放喽……”

    陈阔对阿婆露齿一笑:“没事的,这乌鸦不是泰永山本地的。”

    一米八几没穿衣服的陈阔走到近前,比之前穿着衣服时压迫感强很多,阿婆下意识地退了两步,要不是朱璃出手搀扶,差点撞到煎饼摊。

    “阿婆,不用怕,我们认识你说的山上仙人,我们就是去找他们的。”朱璃温声说道。

    陈阔也提了下手中的大乌鸦,说道:“这是坏鸟,不是好鸟,阿婆不用担心,我们和元泰宗的是自己人。”

    “不是坏鸟!不是坏鸟!好鸟我是!好鸟我是!”

    陈阔手里的黑色乌鸦忽然张口大喊起来,声音竟然还颇清脆悦耳。

    阿婆又吓了一跳,有些惊恐地看着那只肥大的乌鸦。

    “阿婆不用害怕,这是黑鹦鹉,有点变异。”陈阔笑道,然后对朱璃道:“小朱,付钱了吗?咱们走。”

    然后陈阔指挥朱璃收起之前他布置在路边的两件法阵卡子,其实他刚刚出手抓这只乌鸦妖,并没有用到这两件法阵卡子,提前布下也只是有备无患,方便他后续快速进行法阵施布。

    但很显然,这只乌鸦还用不着他借助法阵——用大车灵体突然一冲,就让它短暂陷入僵直,陈阔猴般的身手往树上一蹿,就把它逮到了。

    其实这只乌鸦妖隐藏的是真的很好,不仅从灵气层面融入了环境中,视觉层面也是几乎和树叶融为一体,很难分辨。

    但它倒霉在遇到的是陈阔。

    从离开仙岳开始,陈阔的“侦测雷达”就已全部打开,进入了高度戒备状态。

    他知道,翟弘阳既然抓米兔子是为了他,那就一定会派眼线盯着。

    这乌鸦妖的隐匿之法,和他从赫逵运那查到的类型基本一致,在他有所提防的前提下,还是很容易窥到破绽。

    逮着乌鸦上了车,陈阔让朱璃开车,他坐在副驾。

    乌鸦被陈阔两个大手掐着,动弹不得,特别是陈阔现在在灵视界下,显出了那持戟武将的灵体,给它非常强大的威压,让它非常难受。

    所以一上车,它就开始求饶:“你是陈阔!你是陈阔!放了我!我有信!我有信给你!厚土大仙带话给你!带话给你!我脚上!脚上有信!”

    陈阔一看,这大乌鸦脚上还真绑着封信。

    于是他忍不住又仔细看了一眼,确定这是只乌鸦,而不是只黑色的鸽子……

    把那信拿起来,然后将乌鸦放到驾驶座的地上,用脚踩着,陈阔展开信看了起来。

    纸上的内容是打印的,抬头就是“陈阔”,看来这就是给他的信,说的是想救米华君,就去岚川市的一处地址。

    又询问了一下那只乌鸦,陈阔知道这信确实是“厚土仙人”翟弘阳交给它的,让它在这泰永山下守着,如果见到陈阔上山,去到元泰宗,就把这封信投递过去。

    只是它没想到,它甚至都还没发现陈阔,就已经先被陈阔给发现了。

    元泰宗和静山宗差不多,也都是在半山腰一处隐蔽的所在,通往山门的小路有法阵隐藏,一般游客是注意不到的。

    不过这边的路修的还是不错,陈阔的花冠也可以一路开进去,直到一片建筑群前方的停车场。

    “大哥,大哥你真的来了!”

    车一停下,秋临动就从最外面的那个院子里冲了出来,显然陈阔、朱璃开车进入元泰宗范围的时候,不论是通过路上的监控还是宗门的法阵,他们都已经得到消息。

    看到从主驾下来的朱璃,秋临动愣了一下,待看到副驾的陈阔提着只母鸡大小的乌鸦下车,又是一怔。

    “大哥,这是……?”

    “穿山甲的信使。”陈阔言简意赅地说道,将那封信扔给了他,然后提着乌鸦跟秋临动身后的萧嘉苗、李世游、唯之师徒以及元泰宗的几名弟子点头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