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六章 血色的隐瞒
最新网址:www.biquxs.la
    “喂裴瑞啊,你给我发的手机号早在几分钟前被注销,手机定位我也没有查到呢,看样子是已经被销毁了,不过我查到了这台手机最后去过的地方,”

    沈裴瑞双眼一亮连忙问他“在哪?!”

    丁杰咽了口吐沫,似是有些难以启齿般说道“在,在A区一个名叫广平路4号街一家,一家寿衣店门口…哎呦,这咋儿听着都让人膈应得慌。”

    可沈裴瑞却不这么觉得,既然有了线索,别说是在寿衣店了,殡仪馆也给他翻他三翻!

    男人眼里闪过一抹寒光,语气坚定不移道“好,谢谢你了丁杰,等此事结束咱们再好好聚聚。”

    “哎,这都好说,不过有一点我要和你说啊裴瑞,调查你派人去就好,不要亲自上场。你和你老婆先按兵不动,既然照片都发来了,下一步就要和你们谈条件了,先准备好吧。”

    沈裴瑞看着趴在床上大哭的万姒,又看向手机里这些骇人的照片,丁杰说的对,如果他现在去现场了,那么这里留下的就只有万姒一人。

    如果自己不在万姒身边,她一定会为了救冷菲做出任何不理智的事情。

    “嗯,谢谢你丁杰,你总是能在关键时刻点醒我。”

    电话那边的丁杰笑了笑“裴瑞啊,有句话不是这么说的嘛,当局者迷他旁观者清啊!你说这是不?”

    沈裴瑞也勾了勾唇“嗯,那我先挂了。”

    “嗯嗯,挂吧挂吧,有什么事儿给我发个微信就行。”

    撂了电话,沈裴瑞发消息给柯翰,说自己查到在A区广平街4号街一家寿衣店门口有异常,其余的事他都没有说。

    随后那边赶忙回复了他,柯翰问他冷菲是不是有消息了,沈裴瑞只回复道,

    【没有,只是感觉这里有些不对劲,保险起见你去看看吧,这也是我一个朋友发来告诉我的。】

    【嗯,我知道,我马上去看。】

    放下手机,沈裴瑞看着依旧痛哭流涕的姒姒无奈的叹了口气,他的心都要跟着疼死了,恨不得替姒姒伤心难过。

    “姒姒,别哭了,已经有一点线索了,柯翰也已经派人去找了,别哭了好吗,我真的好心疼。”

    沈裴瑞一手紧握万姒的手机,另一只手十分轻松的将瘦弱的女人拉起拥入怀中,顿时原本无声哭泣的女人哭声稍响了起来。

    万姒知道这关键时刻,自己帮不上忙反而还在这里痛哭流涕惹人心烦,她何尝不烦自己,她恨不得杀了自己,杀了这个软弱无能的万姒!

    可她做不到,这一刻无论如何那强硬的万姒仿佛已经在看到冷菲那几张照片的时候,就已经彻底崩塌。

    理智已经完完全全不属于她了。

    “对不起裴瑞,我实在是控制不住我自己,你不要管我,让我,让我静静地哭一会儿就好了…”

    万姒挣脱开男人的怀抱,赤裸着双脚跑到卫生间,连灯都没有开,打开水龙头掩盖了自己的哭泣声。

    她坐在马桶上,终于可以放心的哭出声来了,这十来年,她从未像今日这样哭过。

    就连重生前,魏瑀宸将她拉去堕胎她都没有像现在这样,绝望到放声大哭。

    沈裴瑞看着卫生间的门,心里虽然不放心可也不好去打扰她,毕竟姒姒说的对,哭过了就好了。

    ‘叮!’

    ‘叮!’

    沈裴瑞手中紧握的手机突然来了两条消息提醒,他赶忙拿起一看…

    ‘果然…’

    沈裴瑞冷笑,不出他所料,这绑架勒索的俗套剧情还是少不了呢!

    不过男人心想,此人必然是有权有势之人,不然也不敢公然与他万家和沈家作对,且目的不单纯的很呀。

    ……

    很可惜,沈裴瑞仿佛忘了,一只蚂蚁也可以毁了一大坝。

    【万小姐/沈先生,你们好啊~照片收到了吗?这要是做个杂志的封面,那绝对能大卖啊!】

    哼,隔着手机沈裴瑞仿佛都感觉到了那人的嚣张,可越是这个时候就越不能被歹徒的三言两语所影响,思量了半天,沈裴瑞回复道,

    【明人不说暗语,说说你们的目的。】

    知道对方想要什么,也就知道了这个人的弱点。

    沈裴瑞也已经将给他发短信的这个手机号发给了丁杰,那边也是立马开工了起来。

    【沈先生,我们要的很简单,借你们的刀毁了魏瑀宸!】

    这一刻,本不屑于文字游戏的沈裴瑞也被手机里,这一个个冰冷的机器文字给震惊到了。

    他不敢,不敢相信居然是这种条件…简直让沈裴瑞的大脑一片空白!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呢,那边又突然发来了一张照片和一段视频…

    视频中是冷菲被一个男人暴打的过程,女人连痛苦的呐喊都没有了,只有一声接着一声的闷哼,看来最后的照片便是冷菲现如今的处境吧。

    就在这时万姒从卫生间走了出来,沈裴瑞下意识的回过神赶忙将手机关了起来,满头大汗虚心不已的说道,

    “姒,姒姒,你,你没事了?”

    万姒情绪低迷的点了点头“嗯,我没事了。”

    她坐到沈裴瑞身边,下意识去拿男人手中自己的手机,谁知他却突然躲了一下!

    这一躲,算是勾起了万姒心中的疑点,于是女人沉声问道,

    “裴瑞,怎么了?”

    男人强装镇定的摇了摇头“没事,只是这里太热了,我想去书房不过你的手机姒姒我要暂时用一下,方便调查。”

    歹徒这样的条件沈裴瑞自然是不能告诉万姒的,这和毁了她有什么区别?

    因为如果一旦告诉了万姒,那么她一定会为救冷菲毫不犹豫的去按照歹徒的话,毁了魏瑀宸的公司,先不说她能不能做到,到时一场大战是在所难免了。

    可逐渐恢复冷静的万姒哪有那么好糊弄,她先是同意了沈裴瑞的请求,而就在他下床的那一刻,万姒一把夺过手机!

    奈何沈裴瑞如何神反应也来不及了,万姒已经将手机中的内容看的一清二楚!

    “姒姒,你别…”

    万姒伸手阻止示意他闭嘴,于是她冷声道“纵使我如何怨恨魏瑀宸,也不会轻易地答应他们这种条件,”

    “呼…”沈裴瑞瘫坐在床上松了口气。

    万姒又给歹徒发了短信过去询问有没有别的条件,

    【可以看出,你们想要的无非就是毁了魏瑀宸的一切,那这与冷菲又有何关系呢?】

    恢复理智的万姒先开启了净化模式,静待狂暴冷却结束。

    那边,一个黑暗的小胡同子里,男人拿着两部手机,一部停在于万姒发消息的界面,一部是与一个黑衣男人开着视频。

    而你以为这个黑衣男就是叶诗曼身边的人了?

    那你就错了,这个黑衣男也是手拿两部手机,分别和叶诗曼以及小胡同子里也就是这个与万姒他们交谈的男人开着视频。

    他们,不过是个工具罢了。

    叶诗曼冷笑了一声,如实答道,

    【毁掉一个人,最重要的不单单是表面,还有那个他心里最在乎的东西。你们的事情我十分清楚!现在我改想法了,如果你想要冷菲活下来,要么万姒独自一人来我们这里,要么让魏瑀宸当着全球人的面把自己的两颗眼珠子挖出来!三天之内,我会观察你们的一举一动,别耍花招,也别想着报警!否则下一秒你们万家老宅的门口就是冷菲的残肢断臂!】

    说完,那边便再没了消息。

    而沈裴瑞这边,丁杰突然发来消息说查到了对方定位,沈裴瑞告知柯翰,柯翰赶忙快马加鞭赶到那里一看…

    除了一部稀巴烂的手机,四周漆黑一片。

    手机卡也在他们来之前给注销了,虽然丁杰在他们注销前查到了这个人是谁,可那是个国内已经死了的人的手机卡。

    既然已经死了,他自然也就没法查下去了,只能帮忙调查一下四周的监控,可惜还是一无所获。

    柯翰那边也给沈裴瑞回了电话,说只有手机的残骸,连个人影甚至是脚印或者指纹都没有发现。

    这下,沈裴瑞一时间也没了办法,男人靠在床边无奈的叹着气,而万姒,不管她再怎么给对方发消息都显示用户不存在。

    黔驴技穷了啊…

    “他们怎么说的,还是要借咱们的手毁了魏瑀宸吗?”

    真是好阴险,知道魏瑀宸现在心里惦记着万姒,就先从她们这边儿开始动手,被自己心念之人毁掉,这感受一定很刺激吧。

    可归根结底,沈裴瑞认为,他们就是想要毁掉魏瑀宸,只是由于种种关系他们也被牵扯其中,既如此那干嘛不直接把这件事推给魏瑀宸,让他自己做决断也省的他们想东想西的。

    这下,开始轮到万姒隐瞒了,女人将对面最后给她发来的消息点了删除键。

    “嗯…还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对于魏瑀宸,我一直,一直在考虑魏家二老的感受…”

    说着,万姒的眼泪又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现在已经半夜十二点多了,午夜,是人们情绪最丰富的时候。

    其实就在她摁下删除键的那一刻心中的答案就已经隐约可见,可万姒不懂,明明自己恨他还不急,为什么到关键时刻又开始犹豫呢?

    ‘也许是孩子的原因吧…’

    万姒突然想到了凌嫣,这个带给了她不知道多少幸福快乐的小家伙。

    “哎?”万姒擦了擦眼泪“凌嫣哪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