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七章 游戏的主权掌握在自己手中
最新网址:www.biquxs.la
    沈裴瑞和万姒来到婴儿房一看,原来这小家伙已经睡觉了啊!

    沈裴瑞记得在他走之前,这个小家伙都还在万姒身边,等他回来的时候就没有看到过这小家伙的身影。

    当时身边的事太多,所以就没太注意这个小家伙…

    万姒和沈裴瑞相视一笑,现如今,能让他们感到一丝温暖的,也就只有这个小家伙了。

    女人望着屋内小小的身躯发呆,万姒在想,如果这么小的孩子没了妈妈,那她可真是残忍到了极点!

    仔细想来,终归是魏瑀宸对不起他们,又是因为他将冷菲拖下水,自己又何必替他着想?

    重生前他所做的一切事情万姒都可以选择忘记,可她却并没有理由去为了他而牺牲自己啊!

    “裴瑞,我,有事想和你说一下…”

    万姒拍了拍男人的臂膀,转身向他们的房间走去。

    沈裴瑞看着姒姒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男人眉头紧锁,俊美的眸子闪过一抹疑惑,最后看了眼婴儿房里的凌嫣轻轻关上门,转身离去。

    再回到房间,只见万姒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红肿的双眼紧盯床头柜上的台灯若有所思,见沈裴瑞进来,她深吸了口气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语气清冷道,

    “来,坐。”

    沈裴瑞点了点头,坐了过去。

    “姒姒,你有什么事想和我说?”

    不知道为什么 ,沈裴瑞总觉得姒姒好像瞒着他什么,所以此时此刻,他在猜测姒姒是不是打算告诉他了。

    万姒抿了抿唇道“其实他们刚刚给我发的短信中所说的条件,后来又改了,”

    说到这儿,沈裴瑞瞳孔一缩,姒姒果然有什么事瞒着他!而且看她的模样,可感知此事必定不可能是小事儿!

    只听万姒继续说道,“要么,我去。要不然就让魏瑀宸当众挖下自己的两颗眼珠,三天之内,不能报警否则他们就会随时将冷菲杀害。”

    说着,万姒似是也觉得十分夸张和残暴,眼里充斥着泪水苦笑出来,她虽然厌恶魏瑀宸,可这样的做法光让人想想就于心不忍。

    沈裴瑞眉头紧锁思索着,最后男人望向万姒眼神里充斥着一抹认真,万姒仔细看,好像还有一丝无奈。

    可想,他也觉得实在是太残忍了。

    “如果只剩下了这两个选择,我必须要以你为上,同样的,”

    沈裴瑞低下头看着自己大手掌中略显小巧的玲珑玉手道,

    “我虽然对魏瑀宸没什么好感,可也不想让他当众去做那种事。所以事到如今我们一定要把这件事和魏瑀宸说,一起商议 定夺,而且据我所知,他应该已经知道了也正在调查中。”

    因为就在刚刚,丁姐调查和万姒来信的手机来源时,发现DI的一名高级黑客管理员也在入侵万姒的手机来信消息。

    这也是为什么沈裴瑞没有让丁杰拦着的原因。

    万姒神色复杂的点了点头,说实话她现在都不知道是该怨魏瑀宸还是该怨那些歹徒,让他们本来如此和睦幸福的生活给搅得乱八七糟。

    “裴瑞,”万姒看着床头柜上的灯光发呆道“你说这一切是不是就是个错误…我,魏瑀宸,注定就是个错误,哪怕是到现在我都要被他所折磨…”

    灯光好刺眼,刺的她眼泪都出来了,心也隐隐作着痛,可她却无论如何也记恨不起来,她对魏瑀宸的情已经彻底落下帷幕,可这些斩不断的磨难却因魏瑀宸,而紧紧跟随着她。

    也许此生,正如那个算命的老先生说的,自己终究要被自己怨恨的人所牵扯其中,逃不开,躲不掉。

    这时,一旁沉默的沈裴瑞突然开口,男人静如清泉的声音让万姒那旱如枯花的心突然有了一抹生机,

    “姒姒,你不必去抱怨,上帝会给你最满意的答复,因为有的时候我们真的无法你我。”

    有句话是这么说的,天下很大,却容不下一个小小你和他,太多无奈的与辛酸,其实归根结底不过是你的命途罢了。

    那一刻,万姒望眼欲穿,她似乎能感受到男人的想法,她似乎也能看到男人心中的无奈。

    女人伸出手抚向他的轮廓,眼泛泪花语气略微哽咽着说道,

    “如果我们真的有被命运牵绊的那一天,我希望你可以记住,在我这一生中你永远都是无法淡忘的一个星。”

    沈裴瑞勾唇一笑,柔情似水般将万姒拥入怀中,静待明日的到来。

    “总裁,这是我派人调查全区各个安装监控录像的结果,都是精简版。”

    一熬夜秦萧的头发就超级容易出油,那光泽度堪比抹了一层发蜡!

    毕竟忙了大半宿现如今已经是凌晨三点多左右,总裁没睡他们自然也不敢睡,这一番下来,可以想象差点累死了几个黑客。

    魏瑀宸从沙发上起身,打着百分之百的认真态度一字不落的看着资料,反倒是秦萧…他顶着个烦躁的鸟窝头不停的打着哈欠,一副站着都可以睡觉的模样。

    ‘啪!’男人将资料摔在桌子上,吓的秦萧差点原地爆炸!

    清醒来的快走的也快,没过一会儿心大的秦萧便又觉得困了很多,直到魏瑀宸问出了看过资料后的第一个问题,

    “就这些?”

    ……

    秦萧疯了,他真的很想说就这些差点没把那两个身强体壮,上有老下没小的几个小伙子累死!!

    有一个甚至累的干呕了起来!

    可秦萧不敢说啊,毕竟他们总裁给的报酬也很多啊,这一夜就是他们两个月的工资,何况这秦萧在找他们的时候也不是非他们不可。

    所以大家都是自愿的,都是看在昔日的老板和员工之间的情分…

    秦萧挠了挠头思索着,他总记得自己好像有件事儿没说呢?可能是熬夜熬的,人快傻了。

    “诶!有!总裁有了!”

    ‘咻!’

    魏瑀宸一记冷眼刀飞过去,冷若寒霜般开口道“好好说话。”

    还总裁有了,你家总裁是ma

    !纯爷ma

    !

    秦萧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口误,赶忙改口道“不是不是总裁,我是说我想起来了!就是盖伊先生您还记得吗?我看这位先生最近公司挪用了一大笔资金,全都购买了枪支弹药,还请了大量的保镖等等,而他的儿子,”

    说到这里,秦萧的眼神略显严肃,这也让魏瑀宸的心也不自觉的紧张了半分,只听秦萧说,

    “盖伊先生的儿子叫霍斯,现在正和叶诗曼交往。”

    叶诗曼?

    这三个字不禁让魏瑀宸的眉头一皱,紫色的双瞳寒光更甚,看的秦萧那是心惊胆战的。

    只听男人薄唇微启不怒自威道“他们在国外?”

    自从叶诗婷东窗事发,魏瑀宸收购了叶家公司,娱乐公司也移到魏瑀宸的名下,而叶家二老被流放后似是经不住打击疯了,现在已经被民警安排到了精神病院中,和叶诗婷不再同一家精神病院。

    而叶诗曼早早地就知道了这件事,也早在几年前就一直在利用叶家公司中饱私囊,所以在魏瑀宸大手一挥清扫万千的时候,叶诗曼就已经卷着一大笔钱逃到了国外。

    魏瑀宸本就不打算追究叶诗曼,也并不在乎那点钱,于是便放任着她并没有多做留意。

    不过这次…

    魏瑀宸看着自己桌子上的那一小摞资料微眯双眼心中已经有了一点点苗头。

    “总裁,我心里一直有一个猜测,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秦萧也不犯迷糊了,双眼炯炯有神的看着总裁说道。

    魏瑀宸十指交叉放在身前一副审判的样子,对秦萧点了点头,示意他讲。

    “当年您要了盖伊公司百分之三十的股份,那盖伊本不是什么好人,绝对会恨您入骨,而偏偏他儿子的女朋友又是叶诗曼,盖伊自然知道您与叶家的事,所以这次盖伊这么大动静估计是想要利用叶诗曼对您的了解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秦萧将自己的猜测毫无保留的讲了出来,不过他看着总裁一副镇定的模样反倒有些不解,按照总裁性子难道不应该大发雷霆或者当即下令找人灭了他丫的吗?

    怎么这次如此安静,反而还是一副猜中其中的模样。

    沉默了半晌,魏瑀宸缓缓开口道“明天,你去万家把那个姓沈的叫来,还有聂林。”

    秦萧一怔。

    姓沈的…还有现任国防部部长聂林,他心想这两个都不怎么好叫来啊。

    一个和他们总裁是情敌,一个日理万机忙政务,唉!

    魏瑀宸看着面带愁容唉声叹气的秦萧,似是知晓他的心事般,冷声提醒道,

    “如果盖伊真的有舞刀弄枪的想法他聂林身为国防部部长就算是再忙也得到场。而那个姓沈的,考虑到万姒和冷菲的安全,他不会不来。”

    其实还有一种选择,就是根本不用去叫他。

    魏瑀宸早已让黑客入侵了万姒的手机,她与歹徒的对话资料上写的清清楚楚,所以他断定,沈裴瑞明天一早一定会亲自来访。

    要么让他魏瑀宸就范,要么就是来和他出谋划策。

    可想而知,男人已经在这个游戏中掌握了一大半的主权,怕就怕在,这个盖伊还会弄出什么新鲜的花花样。

    站在一旁的秦萧看着总裁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他们总裁的嗜血程度又多了几分,看着还怪吓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