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都是假的
最新网址:www.biquxs.la
    蛋糕吃完便不叫了,挣扎着想爬上竹雨盈的身边,和腿实在是太短,堪堪爬到小腿肚便不再动,这懒样倒是和竹雨盈一个样子。

    小橘猫已经长大了一些,看着四肢健壮,身体纤长,整只猫在沙发下面做拉伸运动,竹雨盈这才双手扶着猫前腋窝,一下子把小猫咪提起来。

    蛋糕这才不叫了,稳稳的把自己盘成一团卧在竹雨盈双腿上,腿上的温暖倒是传进了心里。

    本来自己胆子比较小,晚上一个人在家里就有些害怕,再加上周边发生了那样的事,说不心慌是不可能的,还好有这只小猫陪。

    不知不觉竟然在客厅睡着了,早上起来感觉腰也疼,脖子也酸,凌晨五点便早早的从沙发上爬起来。

    蛋糕早就回他的小空间去吃饭,竹雨盈昨天晚上泡的大米也差不多了,腌了一份瘦肉,准备做一锅皮蛋瘦肉粥,剩下的放到冰箱,晚上回来热一热。

    蛋糕是一只爱干净的小猫咪,竹雨盈也省了很多功夫,例行铲了猫砂,给小猫咪买上水和猫粮,还多挤了两根猫条。

    六点多把粥炖上,窝在沙发上看了会儿电视,吃完早餐出门的时候总是有些害怕。

    竹雨盈暗自给自己加油,虽然说鼓起勇气在外面发生了不好的事之后出门,可总是心慌的不行,走在路上总感觉有人在后面跟着自己,可每次回头总是空空如也。

    到了教室整个人才完全放松,靠在座位上,感觉后背都冒出了一层冷汗,心脏跳的速度也要比之前快了许多,倒像是自己出去大汗淋漓运动了一场。

    元峥到了教室,手中还拿着一盒酸奶,看到自己座位旁边的人,嘴角不禁扬起,整个人倒是柔和了不少,不像以往那般严肃。

    元峥“这是给你的酸奶之前和你说过,我抽奖赢了好多。”

    竹雨盈强行把自己的神经从刚刚的飘渺之中拉了回来,手有些发抖的接过酸奶,笑道“谢谢班长了,这周我请班长去吃饭,怎么样?”

    元峥“有几个人呢,我倒是知道一家私房菜馆”

    “我们宿舍肯定是都要去的,毕竟我也不是那么有钱,请太多我的钱包受不住”竹雨盈认真数了数,发现最多也就六个,还要加上媛媛。

    元峥“可以啊,那家私房菜馆正好是一桌五个人,最多不超过七个人,价钱也很公道,量也很多是刚开的有优惠”

    这句有优惠,实打实的戳进了竹雨盈心扉,有优惠的地方怎么会没有竹雨盈呢?

    倒是前桌的冯莫,听到这个消息眼睛瞪得和铜铃一般向后看来,那脸上的表情简直写了两个大大的八卦。

    连宋晶看着元峥的神色也变了,倒是没想到他能这么干脆之前还以为他是个敢想不敢做的人。

    竹雨盈看到他俩这表情就直他们误会了,咬牙狠狠心“不知道我有没有那个福气,请两位来呀,听说那个私房馆特别好吃呢,我先说好,我请客的次数可不多”

    宋晶傲娇的扬起小头颅,露出了两个粉粉的耳垂,耳垂上面分别带着一白一黑钻耳钉“那是自然的,毕竟是我前同桌请客,我可一定要来的”

    冯莫“我!我!我!还有我!我可老喜欢吃了一顿饭能吃十个馒头,你可别嫌我吃的多”

    冯莫声音老大,不仅仅身后的人听到了,几乎是以他为点以程贝为半径的,整个圆区都听到了。

    远在最右边儿的熙凯,本来好好的背着单词,这一声直接全忘了,冷冷瞥了一眼冯莫“你吃十个馒头很自豪吗?怎么说这么大声?兄弟,你这直接失去优先择偶权了”

    冯莫被说的脸通红,厚脸皮也不管用,音量特别小的反驳道“什么优先择偶权,我们…我们可不能早恋!”

    熙凯冷嗤一声,没继续和他互怼,第一节课是英语课,万一点让自己单词不会,那就丢人了。

    竹雨盈跑校时刻拿着手机上到一半就感觉口袋里有震动,赵月月的消息?竹雨盈都有些怀疑是不是本人,这人每次谈恋爱总会忘了还有朋友的存在,居然这几天能经常给自己发消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媛媛:盈盈,盈盈!你知道吗?之前我和你说的那个人,就是那个校霸大佬,叫花晨,和我对象打听你呢。

    竹雨盈:?

    媛媛:你还说你不认识他,人家都主动打听你了,要不要发展一下呀?

    可爱兔兔GIF

    竹雨盈: •᷄ࡇ•᷅

    实在不知道回什么消息,回了一个颜文字就此打住,希望这个人能知道自己不想聊这个话题。

    果然到底是从小一起长大,那边再没发过消息,竹雨盈把手机放到桌里,一抬头看到老师在讲台并无异常,晚上轻微的扫向四周,元峥一双如鹰般的眼神紧紧盯着自己。

    竹雨盈不由低下头,想逃避这个眼神,可想了想自己又没做什么,亏心事儿是别人盯着她好吗?

    再次抬头就看元峥一双大眼非无辜的看自己,指尖敲了敲他的桌面,赫然有一张纸条。

    竹雨盈接过纸条看到上面写着:怎么了?

    这人是能听到别人心里说什么吗?怎么自己情绪不对,立马就能察觉到。

    竹雨盈把纸条团成一团,也和元峥眼神一般无辜,微不可见的摇头,却足够可以让他看到,不让老师发现。

    到了午休,竹雨盈才和程贝说,让她去自己家住一段时间。

    程贝刚打完紫菜汤,听到这个消息紫菜汤都撒了一点,略带着不解“是发生了什么事儿吗?”

    竹雨盈微微颔首“这事儿不方便现在说,等我回了宿舍再和你讲”

    宿舍里

    “什么!”姜一声音简直要掀破房顶“你家里那附近发生了这种事儿?怎么回事啊?”

    李菡也是一脸严肃“对,咱们这里像之前一直都很平安的,怎么突然有这种事儿,我父母都完全不知道,也没和我说过”

    竹雨盈“恐怕事情还在调查,已经让我们那边的人注意安全,而且每天警察叔叔都在巡逻,只是我一个人在家有点害怕,所以想让程贝陪陪我”

    程贝“我和我父母说一下,这件事你和班主任说了吗?他怎么讲?”

    竹雨盈“已经说了班主任同意,而且还说让班长每天护送咱们呢”

    “即使是班长每天互送,你们也要注意安全”姜一不像以前一样提起元峥就开始八卦嗑CP,仿佛已经忘了自己心中还有这个CP一样。

    竹雨盈见转移注意力没有成功也是颇为头疼,这件事不愿意说的原因就是怕大家担心慌张。

    李菡“你把紧急联系人新建几个,把我们宿舍的手机号都输进去,我们保证时刻都看着手机什么时候都带着”

    竹雨盈感觉自己,被封闭很多年的心好像破了一点,好像有什么东西挤进去,把里面本身空虚的地方填补了一点。

    下了最后一节课,程贝和竹雨盈两人双双离开,他有闲言碎语就在校门口外等着元峥。

    三人的影子被夕阳拉得长长,春风吹过,带起柳梢的嫩芽,各样的植物纷纷开始冒头,让人感觉到无与伦比,生命的气息。

    三人不紧不慢的走着,元峥先开口道“马上就要月考了,这次月考你们有信心吗?”

    程贝“倒是没有那么有信心,这次考试能保住班级十五名就是很好了”

    竹雨盈“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我有些害怕”

    这句话成功让她身边两人同时看向自己,程贝表情促狭的笑道“你这话说的都年级第一了,慌什么?”

    竹雨盈长叹一声,眉宇蹙起“最近我在做一个梦,虽然说只是断断续续的,可每次都是我没有考上大学以后的日子,虽然我后来也努力了,总觉得是在提醒我什么,所以现在有些害怕”

    程贝有些不信,眼神带着笑意调侃道“你怎么还怕这些呀,年级第一名,我可听说了,你之前学习就很好,我妈还老拿咱俩做比较呢,搞得我还嫉妒了你一段时间”

    竹雨盈表情不是很好“那个梦境和现在没有什么区别,就是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开始不学习了,好像是陷入了什么就是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开始不学习了,然后家里反弹的更大,虽说没有听清楚到底在说什么,可总归不是好话”

    程贝一瞬间领会了她的意思,就是成绩太好,压力也很大,怕下一次考试成绩到不了这么好,让人失望。

    三人默默无言,走到楼下,竹雨盈再次邀请元峥到她家喝杯茶,果然又被拒绝,原因是两个女生和他一个男生待在一起不方便。

    竹雨盈“你还这么绅士呢,班长果然是好男人啊”

    程贝听着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正好电梯到了头也不回,走的飞快。

    竹雨盈也准备离开却被元峥一把拉住,两人离程贝有些距离。

    就听元峥道“梦境都是假的,你不必害怕,你也不会半途而废,相信同学朋友家人班主任都会监督着你,有什么难处就说出来,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