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抓捕
最新网址:www.biquxs.la
    等到里面终于安静些,竹雨盈才进去,里面的老师倒是一个个正经的不行,根本看不出刚刚还在争的面红耳赤。

    班主任脸上的喜色还全未收回去,拿着一份足足有十厘米厚的习题递给竹雨盈“这习题是高一高二所有的题我出的,给你一个优先做的权利,还有就是这次省里面办比赛,你要去吗?”

    竹雨盈对于这些禁赛没有什么好回忆,十分果断的拒绝。

    老班倒是对这个答复没有不满,反而是十分赞同“你的确现在不太适合比赛,好好学习才是真的,这些竞赛有好处的再和你说,那你把赵乘知和程贝叫来”

    竹雨盈对赵乘知的心思,早就没有之前那种不同,到了教室也只是和他与程贝说了一声没多聊,就回到座位。

    殊不知所有的动作都被元峥看在眼里,等做到座位才把目光收回来。

    这次成绩毫无意外,又是第一名,本以为父母对这次的成绩都会麻木,可当卡里又多出了两千块钱,就知道这是父母的奖励。

    程贝最近要参加竞赛,专门和数学老师在晚自习补习,每个班都有两个人,这次比赛要从校内先选拔一批出来,然后再去省里。

    程贝一脸愧疚“恐怕这次不能和你一起住了,我们要上自习单独补课,不然的话你和姜一李菡她们”

    竹雨盈“不用了,有蛋糕陪着我,实在不行我再养一只狗”

    程贝“那也行,班长每天送你回去应该也安全,你们小区安保也挺好的,我看摄像头都挺全的,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等我比赛完了就去陪你”

    “那我可等着你了”竹雨盈笑眯眯地摸了摸程贝头顶“你可要加油啊,这次数学竞赛听说还有奖金和奖杯呢,一定要拿第一名超过所有人”

    程贝被说的有点不好意思,手指不停的搓着“我会努力的!只是我觉得没有太多希望,因为我成绩本身就是在优等生中的中等,能去我就很满意了”

    回家路上果然是元峥和竹雨盈两个人,不过因为元峥健谈,也没有让气氛冷下来,倒是逗得哈哈大笑。

    竹雨盈难得的感觉自己打心底开心了几分。

    程贝在家的那几天心中缺掉的那一块好像被补全了,而元峥在自己身边自己很开心,倒有一些理解梦中的自己,为什么会选择他做终身的伴侣。

    等元峥走后整个人被吓了一跳,自己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班长的这种类型明显不是她的菜,她可是要谈好几场恋爱,可是这个人是班长的话,总觉得谈一次就要定终身大事。

    竹雨盈使劲摇摇头,想把这种想法甩出去,可不但没有把想法甩出去,反而把自己甩晕了,整个人跌在地上。

    蛋糕本来在那玩球,听到咚的一声,四脚朝天蹦起来,随后小碎步哒哒哒的跑了过来,浅黄色的猫瞳盯着竹雨盈,到有些看出小猫咪的焦急。

    竹雨盈缓了会儿,等头没那么晕了才道“我这身体素质不行,看来不能在家瘫着了,要多锻炼”

    蛋糕看主人没什么大碍,摇了摇尾巴。走着猫步卧在电视柜前。

    竹雨盈却不想放小猫咪离开,蹦了两下便蹲到了小猫咪旁边,两手抓着它的胳肢窝,把蛋糕提起来。

    “你说人真的会梦到前世或者是未来?怎么我最近和元峥待的时间越长那种梦反而没有了,一到我学习想偷懒的时候,那梦又开始了”

    蛋糕“喵喵喵”我只是一只小猫咪,这人怎么看着有点傻呀?他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竹雨盈无视掉蛋糕的挣扎,盘腿坐在地下,把猫咪放在自己怀里“这究竟是为什么呢?愁死人”

    很快发愁的这些事儿已经来不及去想,因为楼下的调查已经两三个月都没发现凶手,每次回家总能听到邻居在那里悉悉碎碎的说什么。

    本来竹雨盈还不是特别怕,可凶手一直不出现,倒是让人有些担心,是不是藏在这个小区某人家里。

    他们小区周围警察的便衣也在不断的增多,如果不是元峥提醒,竹雨盈也不知道自己家附近居然都有便衣警察了。

    两人走在回家路上,竹雨盈打心底佩服道“你的警惕性真的很高,我以为我的警惕性已经可以了,你是怎么发现他们的?”

    元峥“也没有,只是家里面有军人,我哥每年回来就训我了,从小训到大,所以我在这方面可能比起你们来说敏锐一点”

    元峥说完后偷偷看向竹雨盈,小姑娘已经不像之前一样一直低着头,刘海也不像刚来的时候那么厚,不用使劲儿看,也能看到小姑娘稚气未脱的脸。

    竹雨盈听后反而不那么乐观,皱着眉头“那如果那个人也知道这件事呢?被发现了会不会就抓不到他?”

    元峥“嫌疑人,坚持这么久,绝对不是傻子,应该察觉到一点,但是不能百分百确定,估计很快就会了结”

    竹雨盈没听懂,刚想问他,便看着元峥。忽然一把拉过自己,两人重重的磕在小区墙上,竹雨盈感觉自己胸脯的骨架都散了,感觉随时都能呕出来一样。

    还没问原因就又感觉一阵天翻地覆,自己好像坐在竖着的转转杯上转来转去,停下之后第一次感觉到眼冒金星。

    小区的楼之间离的距离都很大,只是感觉自己屁股那块湿湿的。

    脑子还没转过来,手先放了下去,就摸到一种疏散又湿润的物质,晃了半天才想起这好像泥地,旁边还有一些扎手,应该是杂草什么的。

    竹雨盈感觉自己的火气上涌,可提不起来任何力气,胸腔一团怒火,无处发泄,抬头一看,吓了一跳。

    身边不知何时已经有了一圈人,而自己的旁边有四五个人压着一个人,看不清模,只是压的死死的,最后看到门口煎饼摊上的叔叔拿出一个银手镯,咔的一下铐在上面。

    竹雨盈想起什么连忙看向自己身边,元峥正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松一口气的瞬间却也忍不住大骂“你知不知道这样非常危险,你是在以身试险?觉得自己很厉害?”

    元峥“没…没有,我就是…”

    竹雨盈“你先不要说话,不要打断我的思路,让我说下去”

    元峥“好…”

    竹雨盈这才起身,那群人不知何时已经走了,路上就留着他们俩还有一群邻居,大爷大妈,竹雨盈以最快的速度拉着元峥跑到自己家单元里。

    进了电梯才问道“早知道那里有人对吗?”

    元峥乖巧点了点头。

    竹雨盈“你和那群人认识?就是刚才来的警察叔叔?”

    元峥“对,因为我爸爸之前就是警察,所以认识这些叔叔伯伯们,而且我哥是当兵的回家天天练我,他们也不担心我”

    竹雨盈觉得自己的父母本来已经非常不靠谱了,没想到他的父母更不靠谱,什么也没说,被气笑了。

    元峥看到这笑突然慌了,嘴唇不安的紧抿着,双手背后靠墙站着,倒像是一个被罚站的学生。

    竹雨盈看着他这样子倒是不好说什么了,毕竟他也没有做错,就算知道也不能说,这才是正常的。

    竹雨盈“要进家里喝一杯茶吗?”说完后也没管身后的人什么反应,直接把门打开了,自己先进去。

    元峥在门外思索半天,咬咬牙,终于还是决定进去了,这是自己暗恋的人,什么时候有这种好机会,可以单独相处。

    竹雨盈说是喝茶就是喝茶,先洗了一遍茶,然后泡了一壶茶,倒了一杯递给元峥“这是压压惊咱们还是学生尽量保证自己的安全,就是不给别人添麻烦,像你这种情况应该早点告诉我”

    元峥“其实不是不打算告诉你,可是这人出现的太快了,难得来一次,而且就在咱们身边说出去的话,他就发现了”

    竹雨盈“你说什么?!刚刚在咱们身边的是这个人,那你为什么还敢说警察在抓他的事儿?”

    “只是猜测,没想到真是”元峥轻闻了下茶香后道“之前就说过,他只有一件黑色的衣服,在白天倒是格外显眼,加上现在昼长夜短,所以他的行踪自然而然就被人知道了,之前几个月他都不在这边”

    竹雨盈还是第一次接触这种事,难免有些好奇“那他之前在哪里?”

    “在学校门口”元峥说完后饮了一杯茶。

    竹雨盈看着都觉得烫,而元峥就好像没有知觉一样,直接喝了一杯。

    不过他说的话倒是吓人,什么时候在学校附近居然有了这种人,那学生们的安全,那他们就恐怖。

    元峥右手握拳轻扶在嘴边“之前那个受伤的人也还活着,听说是情感问题,也不大了解,反正人抓住了也就没事了,现在倒是班级里都安了摄像头,你知道吗?”

    竹雨盈“这真是一个不美妙的消息”

    客厅里寂静无声,蛋糕趴在沙发上睡觉,两人面对面坐着倒显着静谧又美好,这个景象不知道又刺激到了哪根神经,竹雨盈脑中晃过一个画面正是和元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