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学霸人设?
最新网址:www.biquxs.la
    第四十三章 学霸人设?

    沈心词星星眼,她拿着一个苹果咬了口。

    “烟姐,请问协助警方抓获罪犯是真的吗?”

    禹烟撩了下头发,“千真万确。”

    “哇~好厉害!”

    “烟姐棒棒哒!”

    苏玲珑拿着一颗刚从地里采摘的胡萝。

    当做话筒递到禹烟面前,“采访烟姐一下,怎么判断哪个是杀手?”

    禹烟清了下嗓子,高深莫测的说了句,“直觉。”

    在末世生活过的她,养成的本能反应。

    看到杀手第一眼的时候,感觉到了危险。

    苏玲珑呆呆的看着禹烟,忘记了提问。

    “小烟,请问你是怎么智斗歹徒的?”李强咬了一口黄瓜,当成话筒。

    禹烟笑了笑,指着阿斌,“当时我们俩扮演情侣,我让阿斌和我对台词。”

    “台词让杀手暴露。”

    李强快把黄瓜吃完了。

    不好意思的递过去,“我看目击者讲述,说歹徒当时有枪。”

    “而你们赤手空拳,是如何毫发无损的?”

    禹烟清了下嗓子,“杀手头发全部梳到脑后,不停的整理领子。”

    “他有强迫症,性格比较独特。”

    苏玲珑举起了手,“烟姐,你用奶茶泼他,是想要打乱他的思绪。”

    “答对了,但是不建议模仿。”

    杀手不光有强迫症,还有洁癖。

    “因为当时我和阿斌两人配合,如果遇到当时的情况还是建议报警等警察来。”

    禹烟想起萧叔,不方便提起他。

    警方为了保护他,避免被人报复。

    没有爆出他的身份。

    所以大家看到的是三个罪犯。

    “还有什么问题吗?”禹烟看向工作人员。

    他们摇了摇头。

    这些问题都是替网友问的。

    耳边响起鼓掌声。

    禹烟大手一挥,“采访结束。”

    她四处寻找副导演,奇怪的是今天没有看到他的身影。

    一个工作人员站了出来。

    他紧张的拿着一支话筒,“下面,我宣布一下规则。”

    “这周的比赛规则是,重新分组自由选择。除了可以种地,增加了体验一天的内容。”

    “在镇上可以被雇佣一天,和农活一样按天结算。”

    嘉宾们开始交头接耳开始小声议论。

    禹烟的手被碰了下。

    她一抬头看到身旁的储以南。

    他从禹烟身边若无其事的走过去。

    手中的手机晃了一下。

    禹烟立刻懂了。

    她站在人群后边,拿出手机看了眼。

    微信有好几条未读消息。

    未婚夫:和我一组。

    未婚夫:没有经过你的同意,把惊鸿一面拿去参赛了,想给你一个惊喜。

    未婚夫:开心吗?

    禹烟:谢谢,我很开心。

    禹烟:一会儿,我们几个一组。

    未婚夫:OK。

    禹烟收起手机。

    工作人员正好讲完了。

    他飞快的跑开了。

    躲在镜头拍不到的位置。

    所有嘉宾都在看禹烟。

    沈心词怯生生的看着她,“烟姐,我们要不要一组。”

    “可以。”

    沈心词长出了一口气,拍了拍胸口。

    刚才心里还很忐忑。

    还好烟姐没有抛弃她。

    一颗心终于落地了。

    苏玲珑见状,跑过来拉着禹烟的胳膊,“烟姐,我想要和你一组。”

    “好。”禹烟话音刚落。

    苏玲珑跳起来鼓掌欢呼,“烟姐万岁。”

    其他嘉宾心里有些焦急。

    她的组里已经有三个人了。

    赵沫和阿斌对视一眼,同时开口,“小七,我想去你组。”

    “小妹,我想去你组。”

    “嗯,都来吧!”禹烟下意识的看了眼储以南。

    “储神,要不要一起?”

    “好。”

    储以南也走到禹烟身后。

    李强和其余的嘉宾你看我我看你。

    “小烟,我们之前一组的。”李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那来吧!”禹烟朝他招了招手。

    其他嘉宾羡慕的看着他们。

    异口同声问道;“我们能不能一组?”

    禹烟想了想,看着工作人员,“所有人一组,犯规吗?”

    工作人员的头摇得像拨浪鼓,“不犯规。”

    他背后出了一声冷汗。

    导演真是个精的,跑得人影都没有了。

    禹烟、储以南、苏玲珑、沈心词、李强、还有三位男嘉宾。

    有个嘉宾家里有事,退出了。

    总共八个人。

    饭店老板娘站在门口兴奋的看着他们。

    还有小超市的老板激动得来回走动。

    他率先举起手,“我这里需要两个人。”

    饭店老板娘比了个二,“我这里两人。”

    还有一家卖水产品的,他看起来老实本分,“我这里活脏,只需要一个。”

    快递点的老板看了所有嘉宾一眼,“我家这两天需要一个人送快递。”

    还有家肉铺,捎带卖青菜。

    小镇上总共就这几家店。

    因为今天节目组声势浩大。

    街坊邻居都围在周围看热闹。

    十分钟后,嘉宾们各就各位。

    快递老板突然板着脸,“送快递要会开车。”

    那个男嘉宾满脸通红。

    车他会开,但是这个快递车他有些怯。

    赵沫微笑着走过来,“我和你换。”

    老板哼哼一声,“你会开车吗?”

    “会一点。”

    其他嘉宾都竖起了耳朵。

    何止是会一点点的。

    男嘉宾感激的看着赵沫,小跑去了小超市。

    此时的沈心词已经满头大汗。

    她站在打秤的位置,前面排了长长一队人。

    他们手里拿着挑选的散称产品,好奇的看着她。

    “03117、03569还有苹果是什么?”沈心词嘴里不停念叨。

    感觉头都要炸开了。

    这么多条码要记。

    队伍当中的大妈已经催了三遍了。

    沈心词苦着脸看向超市对面的禹烟。

    禹烟站在肉铺门口。

    同样是在打秤,店里肉和蔬菜都是直接称重。

    不像小超市要输条码。

    禹烟像是感觉到了她的视线。

    转过身来对她挑了下眉。

    禹烟的耳朵上塞着耳机。

    她看到沈心词的嘴巴动了动。

    取掉耳机,大喊一声,“你说什么?”

    两人隔着一条街对话。

    “烟姐,我忙不过来了。”沈心词急得汗都出来了。

    面前的大爷大妈更加等得不耐烦了。

    不时的催促几句。

    禹烟和肉铺老板打了个招呼。

    小跑进小超市。

    沈心词看到她觉得有了主心骨。

    她哽咽了下,“条码太多了,记不住。”

    禹烟看了眼柱子上贴着两张纸。

    上面密密麻麻的像是一只只蚂蚁。

    米、面、油、杂粮、各类饼干、小零食、干果全都是一个人称。

    老板抿着嘴站在一旁。

    小镇上没有大型超市。

    平时都是他一个人弄。

    除非过节过年的时候,家里人才会来帮忙。

    但是平时没有这么多人。

    因为节目组的宣传。

    方圆百里之外的乡亲父老今天全部过来捧场了。

    老板心里其实挺理解那个小姑娘的。

    一下子要记那么多条码,又不是过目不忘。

    可是这么多客人。

    他当然希望雇的员工手脚越快越好。

    趁着这个机会爆一下营业额。

    老板站在收银台没有吭声。

    他的密切关注着那边两个小姑娘。

    禹烟对着沈心词摆摆手。

    沈心词如蒙大赦,迫不及待的跑到对面肉铺去了。

    禹烟抬头看着几百条条码。

    足足看了一分钟。

    任凭大爷大妈催促她都不动如山。

    像是在发呆。

    其实禹烟打开了系统。

    她在抽奖,刚好抽到个智力+100的物品。

    使用之后觉得脑中顿时清明起来。

    队伍最前面的一个老大爷拍了下桌子,“你到底称不称了?”

    禹烟飞快的转身,礼貌的微笑,“马上称。”

    她把一袋子苹果放到称上。

    手指飞快的在电子秤上按了几下。

    一只手拿着打出来的条码粘了上去。

    然后给袋子封口。

    下一袋子是辣椒,她看也不看已经飞快的打了出来。

    老大爷拿着东西走了。

    他身后的人惊讶的盯着禹烟看。

    她的手指在按键上飞快的按。

    快得出现了残影。

    而且她没有回头看。

    长长的队伍很快都称完了。

    顾客都到了老板那边。

    之前打秤的那一幕又出现了。

    老板急得不行。

    他看到禹烟把耳机塞到耳朵里。

    她朝四处看了眼,“下一位。”

    老板:......

    他心里暗暗震惊,这小姑娘记忆力很强。

    超市后排的货架上都快空了。

    储以南抱着两箱货,从楼梯上走下来。

    他看到禹烟的时候,露出一个笑脸。

    禹烟飞快的走过去。

    她伸出手,“我来,我来,你搬得动吗?”

    储以南脸上的笑僵了一下。

    身边跟拍的工作人员憋住笑。

    给了储以南一个特写。

    直播间的观众开始刷屏。

    “储神,我难道那么弱?”

    “储以南和禹烟好有CP感,两人颜值相当高。”

    “嗯嗯嗯,同感,我要截图用来做壁纸。”

    “储神好委屈的样子。”

    “禹烟一脸莫名其妙,手还保持着抬东西的动作。”

    “哈哈哈!禹烟一脸懵逼,心想我说错什么了?”

    “我是想要帮你。”

    “禹烟是钢铁直女。竟然这么对我家哥哥。”

    “楼上的是什么鬼?”

    “禹烟好委屈,还在哄储神。”

    “储神心里无语至极。竟然质疑我行不行?”

    禹烟飞快把面条摆放到货架上。

    她干干的笑着,“储哥,你怎么不高兴?”

    储以南面无表情的走了。

    禹烟一脸懵逼。

    难过了一秒钟。

    她从身上摸出一本书。

    《演员的基本素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