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你怕了?
最新网址:www.biquxs.la
    第四十七章 你怕了?

    “真的结束了?”苏玲珑喃喃自语。

    “真的。”李强和男嘉宾们拥抱。

    在一起相处了半个月后,嘉宾们相互告别。

    苏玲珑朝禹烟冲了过去。

    她只到禹烟的下巴位置。

    双手正好抱在禹烟的腰上。

    苏玲珑埋头痛哭,“真的结束了,呜呜呜~”

    “烟姐,我好舍不得你。”

    沈心词走过来将两个人都环住,她的眼睛红红的。

    带着鼻音长长的叹了口气,“我也舍不得你们。”

    禹烟无奈的看着两个小姑娘,“我们还有见面的机会,心词,你有时间去帝都找我们。”

    “真的?”沈心词破涕为笑。

    她还没有去过帝都。

    伤感的情绪没有维持很久。

    嘉宾们在一起欢呼。

    互留了联系方式。

    禹烟,储以南坐上了赵沫的车。

    苏玲珑坐在阿斌的车上。

    两辆车停在小院门口。

    嘉宾站在门口相送。

    副导演伸手向着疾驰而去的两辆车挥手。

    禹烟从玻璃中看到李强和沈心词两人在车后边追了几步。

    两人的身影很快消失不见。

    禹烟收回视线,发现储以南在看她。

    “肯定还有机会见面的。”储以南安慰了一句。

    “嗯。”

    车窗外的向日葵田飞快的后退。

    半个月的时间,禹烟就喜欢上了这个地方。

    她突发奇想问了句:“在这里买一个小院子要多少钱?”

    赵沫飞快的看了她一眼,没有吭声。

    “你喜欢这里。”储以南说的是陈述句。

    “要是喜欢下次来问下邻居。”

    赵沫的车开得如同火箭。

    他将车开进了半空中的车道。

    一辆车在路上飞快疾驰。

    三个小时的车程很快就到了。

    禹烟站在小区门口。

    向着车上的两个人挥手。

    车子缓缓的离开了。

    禹烟看向对面的铭宇娱乐大楼。

    就像是回到家里,特别亲切。

    她脚步轻快的往小区里面走。

    突然看到白色的一团飞快钻进了花坛中。

    禹烟疑惑的看了眼左右摇摆的花枝。

    没有小猫小狗的影子。

    她慢慢的沿着石子小路往前走。

    储以南的电话打了过来。

    “上楼了吗?”温柔的声音从电话中传出。

    禹烟脚下一顿,“储哥,我还在楼下。”

    “嗯,那你等等我。”

    禹烟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他要过来。

    一颗心胡思乱想。

    禹烟在小区的亭子里坐了十多分钟。

    看到储以南手里拎着一只箱子。

    慢慢的朝她走过来。

    储以南站在她面前,“发什么呆,上楼。”

    “那,那个不太好吧!”禹烟紧张的绞着手指。

    心里有个声音在说进展会不会太快了?

    另一个声音在邪恶的大笑。

    禹烟左右为难,现在是晚上。

    在外边的人少。

    但是总有些大爷大妈吃完饭遛弯的。

    禹烟下意识的朝四处张望。

    储以南不由分说,接过她手里的箱子。

    他头也不回拉着两只箱子往里面走。

    禹烟只好跟上去。

    储以南的大长腿走得飞快。

    路灯下他的影子长长的。

    禹烟每一脚都踩在影子上。

    两人走到楼道口的时候。

    储以南突然回头看了眼。

    正好把看到禹烟的动作。

    他挑了挑眉,按了下电梯。

    禹烟在背后做了个鬼脸。

    电梯停在四楼。

    储以南拎着箱子快速走了出去。

    他几步站在401门口。

    禹烟拿出钥匙,对准钥匙孔。

    咔嚓一声,门口了。

    禹烟情不自禁紧张起来。

    面前的男人正站在门里面。

    戏谑的看向她,轻轻吐出两个字,“怕了?”

    “谁说的?”禹烟伸出手,把挡在面前的男人推开。

    她刚刚走进去。

    红色的大门关上了。

    储以南把她圈在怀里。

    在她额间落下一吻。

    放开了她,轻笑一声,“想什么呢?”

    禹烟心里突然有些失落。

    就这样。

    把她的一颗心激动的。

    禹烟整个人放松下来。

    她挑衅的说道:“储神,真当我怕了你。”

    话音刚落。

    腰上一紧,觉得天旋地转。

    已经到了储以南怀里。

    储以南双手拖住禹烟。

    以公主抱的姿势。

    抱着她上了楼。

    禹烟紧张的拉着他的衬衣。

    储以南抱着她进了房间。

    他把禹烟放在床上。

    捉住了她的双手。

    两人的鼻尖挨着一起,储以南低声问道:“真不怕?”

    禹烟咬着嘴巴不吭声。

    她的一颗心狂跳。

    温柔的一吻落在嘴唇上。

    缠绵悱恻的一吻结束。

    禹烟大口大口的呼吸。

    她的脸通红。

    瞪了储以南一眼。

    她不知道这副样子对储以南来说多么诱人。

    储以南尚存的理智让他站起来。

    他抓住禹烟的双手,用力一拉。

    两人站在床边,面对面的看着对方。

    彼此都听得到对方的心跳声。

    禹烟清了下嗓子,“储哥,太晚了,你不回家吗?”

    储以南点了下她的鼻子,“这么快就催我走。”

    两人独处还没有多久。

    “没良心的。”储以南拉着禹烟的手。

    两个人下了楼。

    禹烟站在门口看着帅气的男人背影消失。

    飞快的关上了门。

    刚刚洗漱完,储以南的电话又打过来了。

    “未婚妻,刚才忘记说了。仰望繁星有人愿意出价一百万买下版权。”

    “你之前有没有发表过?”

    “没有。”禹烟没有准备发表。

    电话对面安静了一会儿,“那你交给我和赵沫处理,你熟悉下我发给你的剧本。”

    “好的。储哥晚安。”

    “晚安。”

    禹烟挂断电话。

    脸上微笑绽放,无声的大喊,“发财了。”

    白球傲娇的说了句,“你要是努力,早发财了。”

    禹烟朝屋里看了看。

    家里就和她离开时候一样。

    没有动过的痕迹。

    禹烟怀疑白球又幻化了。

    它瞒着自己。

    宿主和系统之间有心电感应。

    白球知道了她的想法吓了一跳。

    它在窗外躲好。

    轻盈的从阳台上跃了下去。

    钻进花坛中不见了。

    禹烟走到窗户边朝外边看了眼。

    她将窗户锁死。

    抱着一本书回房间睡觉。

    不一会儿,她闭上了眼睛。

    书掉在地上。

    客厅里肉垫无声无息的踩在地上。

    白球大摇大摆的进了厨房。

    它的后退用力一蹬。

    厨房门关上了。

    站在楼梯口的禹烟眯着眼睛。

    悄悄的回了自己房间。

    第二天一早,禹烟打开冰箱拿了一瓶奶。

    她看到零食少了一部分。

    不动声色的出了门。

    门刚一关上,白球就凭空出现。

    它得意跳到沙发上打开电视。

    大门突然开了。

    禹烟拿着钥匙站在门口。

    看着炸毛的白球,“真的是你。”

    “宿主,你怎么回来了?”白球做了个攻击的姿势。

    防备的看着禹烟。

    系统和宿主有心灵感应。

    唯一的不足是,宿主心里不去想。

    系统就不知道宿主内心的想法。

    就是这个bug让它暴露了。

    禹烟飞快的走过来,拎着白球,“没有幻化丹,你为什么能幻化?”

    “因为系统升级了对不对?”

    难怪它一直要自己做任务升级系统。

    禹烟把白球扔到地上。

    走出去顺便带上了门。

    一进公司,发现有许多不认识的艺人在。

    平时忙碌的艺人开始主动打招呼。

    禹烟微笑点头,脚步匆匆的进了自己办公室。

    等了一会儿,不见赵沫的身影。

    干脆去他的办公室找他。

    顺便问下新戏的事。

    禹烟刚走到赵沫办公室门口,听到阿斌的声音。

    “是你干的?”

    “我是为了小七好,你最好不要插手。”赵沫拂开肩膀上的手。

    “你以为你是谁?做什么都说为了对方好,你他玛有病!”

    阿斌愤怒的喊声传了出去。

    半掩着的磨砂玻璃看到他朝对方挥了一拳。

    两人的身影纠缠在一起。

    禹烟推开门。

    看到沙发上的两人奇怪的姿势。

    沙发上的两人同时朝门口看去。

    看到禹烟的时候,两人飞快的分开。

    赵沫很快恢复如常。

    他从桌上拿了一份合同递给禹烟。

    禹烟飞快的扫了一眼。

    是新剧的合同。

    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禹烟走出去,阿斌立刻跟在她身后。

    他眉头紧皱,几次欲言又止。

    最后实在忍不住了。

    他告诉禹烟。

    她和储以南的婚约解除了。

    是赵沫干的好事。

    他愤愤不平的讲着赵沫的坏话。

    禹烟觉得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们两人互相看不顺眼。

    将秘密说出来之后,阿斌浑身轻松。

    他脚步轻快的走了出去。

    禹烟拿出手机看了眼储以南的备注,未婚夫三个字。

    禹烟:我有事要和你说。

    未婚夫:等会再说。抓紧时间到现场。

    禹烟:???

    未婚夫:新剧开机。

    储以南的消息刚刚发过来。

    赵沫就在门外敲门。

    “小七,收拾下东西出发了。”

    禹烟拿了手机钥匙跟着赵沫的身后下了楼。

    两人刚刚上了车。

    后座车门打开了,阿斌一声不吭坐了上来。

    赵沫看了他一眼。

    车子缓缓开动,到了高速路。

    车速提上来了。

    耳边的风声呼呼的。

    禹烟看向不对付的兄弟两人问道:“储哥自己过去了?”

    “是,傅纯去接他了。”赵沫解释了一句。

    这部剧是网上试镜。

    禹烟出演女二号非常仓促。

    是因为之前找的女艺人,都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婉拒了。

    禹烟特意上网看了这部小说。

    是部宫斗剧。

    胜利者是女主,女二和后宫各个女人斗得鸡飞狗跳。

    女二可谓是个狠人,接近男主就是为了复仇。

    把后宫搅得天翻地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