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正式进组
最新网址:www.biquxs.la
    第四十八章 正式进组

    要不是后期突然降智。

    妥妥的一部复仇剧,和女主没有什么关系了。

    剧里男主将女二宠得无法无天。

    女二专心复仇。

    女主专心搞事业。

    其实男主这个人设并不好。

    禹烟有些不理解。

    储以南影帝的身份何必给自己招黑。

    放着那么多大男主的戏不拍,去拍一部网剧。

    到了剧组的时候,化妆师飞快的给禹烟做造型。

    主演阵容只有四人。

    除了储以南其他还有一男一女禹烟不认识。

    高台上《舞后传奇》巨大的宣传海报上只有男女主两人的照片。

    巨大的香炉点燃了一炷香。

    被叫到名字的演员上台去上香,还会收到了一个红包。

    经过昂长的一段讲话之后,主持人终于宣布,“舞后传奇正式开机。”

    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响了起来。

    禹烟捂住耳朵,脸上保持微笑。

    她一身华丽的衣裙,头上珠钗精致。

    是几个主演当中的焦点。

    只听到快门的声音不断。

    禹烟脸都快要笑僵了,开机仪式才完成。

    工作人员领着演员们熟悉了下场地。

    眼前是一大片古色古香的建筑。

    街上琳琅满目的道具,让人感觉到穿越到了古代。

    禹烟好奇的四处看。

    她双手拎着裙摆,脚下走出了风。

    十足的女王范,吸引了大家的目光。

    有人在打听她扮演的角色。

    也有些原著粉高声呐喊:“爱妃。”

    禹烟回头高傲的点了下头。

    现场尖叫声不断。

    女二隐隐有压住女主的势头。

    熟悉这部剧的人倒是不奇怪。

    禹烟就像是书里走出来的爱妃,让人又爱又恨。

    导演站在人群中满意的看着几个演员。

    每个角色都和人物很符合。

    让人一眼就像进入了故事里。

    最重要的一条就是不让人跳戏。

    演员休息区离拍摄区不远。

    禹烟对储以南点点头。

    三天后就要进组拍摄了。

    在回程的路上都在对台词。

    阿斌坐了傅纯的车走了。

    车上只有禹烟和储以南,还有赵沫。

    赵沫回头看了储以南一眼。

    眼里的担心一闪而过。

    他专注的将车开到半空中的马路上。

    在他的车子后边,紧紧跟着一辆保姆车。

    回到家里的禹烟觉得脑子嗡嗡的。

    台词很绕口。

    她演的爱妃嘴里和心里想的根本不是一样的。

    禹烟躺在沙发上看电视。

    白球跳到她旁边,“宿主,振作一点,你可以的。”

    禹烟茫然的看着它。

    “你要有信心!”

    禹烟:......莫名其妙。

    她朝天翻了个白眼。

    【叮~】

    【触发任务:完美演绎剧中角色得到所有人的认可。】

    【任务奖励获得100%人气值奖励。】

    【放弃任务处罚:被雷劈。】

    禹烟的声音上扬,一个字一个字的蹦了出来,“所有人?”

    白球飞快的窜进厨房。

    它的腿在地上打滑。

    厨房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一人一狗隔着门对峙。

    禹烟捏着拳头,“白球,你整我是不是?”

    白球的声音从门后传出来,“宿主,任务本来就是逐渐增加难度的。”

    “我不做了。”禹烟威胁的话刚说完。

    厨房门开了。

    白球沮丧的走了出来,站在禹烟面前。

    “宿主,你想想惩罚。”

    禹烟冷哼一声,“你试试看。”

    凭着对宿主的了解。

    白球觉得还是不要试。

    它往地上一躺,四脚朝天。

    “要死了,要死了,宿主罢工了。”

    禹烟白了它一眼。

    抓起一把瓜子磕着。

    白球一个翻身窜到她旁边,“宿主,这是什么?好香。”

    禹烟看也不看它一眼,专心的看着电视。

    白球急得在沙发上打转。

    它的爪子往包装袋伸过去。

    袋子被飞快的拿走,换了个位置。

    白球仰天长啸一声,爪子在沙发上磨蹭。

    禹烟停下嗑瓜子的动作看了它一眼。

    突然,一把把它放到地上。

    拿着纸巾飞快的给白球擦了一下嘴。

    一下还不罢休。

    连着擦了几遍。

    禹烟打开一包瓜子仁倒在白球的碗里。

    白球立刻被食物吸引。

    等它吃完的时候,禹烟已经上楼了。

    它跳到沙发上,躺在禹烟刚刚坐的位置。

    俨然一幅主人的姿势。

    电视台调到动漫频道。

    它最喜欢的猫和老鼠开始了。

    白球的爪子蜷缩在一起。

    耳朵不时的动几下。

    紧张的盯着屏幕。

    禹烟从阁楼上看了一眼。

    面无表情的收回目光。

    她回到房间敷了一张面膜,双手举着剧本记台词。

    窗户的光阴流转。

    禹烟打了个哈欠,看了眼时间。

    已经11点了。

    三天时间很快过去。

    禹烟站在古镇门口的时候。

    眼前一亮,和之前比起来这里增加了烟火气息。

    穿着各种戏服的人在街上晃悠。

    还有街上小贩叫卖的声音。

    三三两两的妇人聚集在一起。

    禹烟拖着行李往之前去过一次的休息区走。

    她看到很多年轻女孩子在自拍。

    穿过一条河,走到桥对面,很快就到了休息区。

    两层的木楼有许多独立房间。

    禹烟拎着行李往楼上走。

    看到有人在房间里整理行李。

    还有很多门都开着。

    房间的摆设都差不多。

    一张靠墙的床。

    床上是蓝染的床单被套。

    木桌子看起来有些年头。

    一把椅子,一个洗脸架,还有个立式木柜子。

    她挑了一间阳光可以照进窗户的房间。

    禹烟把自己的洗漱物品拿出来。

    换洗衣物都放到柜子里。

    微信铃声响了下。

    他她看了眼,是赵沫问她到了房间没有。

    禹烟回了条消息,将门锁上。

    明天正式开拍,有时间下楼四处逛逛。

    老式的房间厕所和洗澡间是分开的。

    她在洗澡间门口朝里面看了眼。

    男女浴室隔着一道墙。

    突然听到身后的脚步声。

    禹烟一回头,看到微笑的储以南。

    他穿着黑色的风衣。

    朝着禹烟点了点头。

    两人寒暄了几句,各自回了自己房间。

    禹烟刚刚坐下听到敲门声。

    “禹烟,我可以进来吗?”储以南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禹烟走到门口打开了门,侧身让到一边,“请进。”

    储以南手里拿着剧本,坐在房间里唯一的椅子上。

    “我们对下台词。”

    禹烟坐在床上。

    她清了清嗓子。

    用甜腻的声音念出来,“夫君,娘子心里眼里都是你。”

    储以南轻笑一声,“娘子,你说了我心里的话。”

    门外突然响起了脚步声。

    阿斌扯开嗓门喊,“小妹,你在哪?”

    他站在回廊上朝四处张望。

    身后的一间门打开了。

    禹烟站在门口没好气的问了句,“有事?”

    “出事了。”

    阿斌小声说完朝四处看了眼。

    “进来吧!”禹烟说完走到之前的位置坐下。

    阿斌进来后带上了门。

    他看到储以南时楞了下。

    要说的话噎在嗓子里。

    无声的拿出手机给禹烟看。

    赵家群。

    赵安平发了视频。

    点开后看到电视上播放《美好的生活》片段。

    画面正停在禹烟的特写镜头。

    赵平安指着禹烟,“这个女娃娃怎么这么眼熟。”

    一秒钟后老人中气十足的喊:“老二,小六你们皮痒了是不是?”

    阿斌飞快关掉了视频。

    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他朝禹烟努了努嘴,“储神。”

    禹烟摆了摆手,“他是自己人。”

    阿斌震惊的看着她。

    储以南镇定自若的低头看着剧本。

    半晌后,阿斌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

    他小声的说道:“老父亲发飙了,这件事恐怕瞒不住。”

    “瞒不住你就说了吧!”

    禹烟脱口而出,反正现在婚约已经解除了。

    总不会立刻就找个人联姻。

    “为,为什么?”阿斌心想她之前不愿意。

    现在怎么突然想通了。

    “我也觉得公开最好,早晚都要知道。”储以南突然说了一句。

    阿斌皱着眉想了想,“也是。”

    他的眉头舒展开,不好意思的挠了下头。

    “小妹,那我走了。”

    禹烟朝他挥了挥手。

    把他送到门口,看着他小跑下楼。

    他回头笑着对禹烟挥了挥手,“小妹,我下次再来看你。”

    很快跑得没影了。

    禹烟关上了门,有点担心他。

    两兄弟都让她担心。

    突然想起退婚的那件事。

    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

    禹烟走到储以南面前,“储哥,上次有件事要和你说。”

    储以南抬起头,把剧本放在桌子上,“你说。”

    “那个,就是赵沫和阿斌,他们两个憨憨。老是看不顺眼对方。”

    禹烟看了眼储以南的反应,继续说道:“赵沫好像和赵老爷子说了什么。”

    储以南看着禹烟紧张的样子。

    心里有些好笑。

    双手用力一拽。

    禹烟坐在了他的腿上。

    储以南在她耳边,吐出几个字,“还有呢?”

    半晌没有动静。

    禹烟绞着手指头,“我们的婚约解除了,都怪那两个憨憨。”

    她飞快的储以南脸上落下一吻。

    储以南的手心一紧,捉住了那只调皮的手。

    “嘴里说不相认,还开始就向着他们了。”

    储以南捏着禹烟的手指。

    他的大手一遍又一遍在她纤细的手指上抚过。

    储以南突然从身后变出一只戒指,“未婚妻,我能重新追求你吗?”

    戒指每个角度看都很闪。

    禹烟正在发呆的时候,戒指戴在她的中指上。

    储以南伸出手。

    他的手上戴着同款的戒指。

    他认真的确认了一遍。

    “大小正合适。”

    禹烟疑惑的目光注视着他,“你是不是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