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异变
最新网址:www.biquxs.la
    张骐被顾清问得一愣,一时间也有点拿不准了,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后问道。

    “那两个朋友对你很重要?”

    “非常、特别、相当的重要。”

    顾清连用了三个形容词来加重语气。

    张骐目光低垂呆呆的盯着桌面出神,过了好一会后似乎是下定了决心,又倒满了一碗酒仰头喝干后说道。

    “明天我陪着在镇子里和周围找一找,但是记住,你只有一个白天的时间。无论找没找到你那两个朋友,天黑之前都必须离开镇子。”

    “那不行,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找不到他们两个我是绝对不会离开的。”

    顾清固执的说道。

    “你这小子怎么就不听劝呢,我是为了你好。像你这么年轻,还有大好的人生,何必白白把性命丢在这里。”

    张骐继续劝道。

    “十多年前的那个晚上你也是这样想的吗?”

    “你…”

    张骐一怔,目光显得十分的愤怒,可随即又被深深的愧疚所掩盖。

    十多年前那一晚发生的事情还有死去的同学,是张骐心里挥之不去的噩梦。

    “我知道了,你回房间好好休息吧。明天我陪着你去招人,找到你满意为止。”

    张骐摆了摆手,无力的叹道。

    “你不睡?”

    顾清问道。

    张骐没有回答,只是盯着油灯的火苗出神。

    见他不愿说话,顾清也不再勉强,将碗里剩余的酒喝掉后上楼休息去了。

    回到房间合衣躺下,顾清却是没有半点睡意。

    一来担心沈亦白和乔芸的安全,二来则是在分析刚刚张骐话里透露出来的信息。

    从刚刚张骐讲述往事时眼神里感情的流露来看,他所的大部分都是真的。

    当然,那些妖魔鬼怪之类的东西肯定是假的,那很可能是张骐为了保守某个秘密而进行的一种隐喻。

    于是顾清大胆的猜测,十多年前这个镇子一定是发生过了不得的大事。这件事又是不能被外边人知道的,所以镇子里的人就装扮成鬼物,恐吓外人不敢进入镇子。

    至于十多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是否又与藏宝图有关,目前搜集到的证据还是太少,无法进行有效的推理。

    想着想着,顾清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而张骐则是一直坐在楼下发呆。

    一些他自己本以为已经忘记的事情,有清晰的在脑海中冒了出来,像是播放电影一般,一遍又一遍不停的重复着。

    一直坐到后半夜,张骐似乎做出了某种决定。

    他先是去到楼上顾清的房门外,听到里面传出均匀的鼾声,确定顾清这次真的是睡着了后,悄悄下楼披上蓑衣,从客栈后门离开。

    外面的雨下的越来越大,即便是对镇子里的道路熟悉无比,有几次还是险些滑倒。

    黑暗的小巷中,仍旧不是能看到有奇怪的身影一闪而过。

    可无论是张骐,还是那些鬼物,似乎都把对方当做透明的一般,彼此互不打扰,井水不犯河水。

    来到镇长家门前,张骐踌躇了片刻后,还是抬手敲响了房门。

    过了一会,门后的院子里响起啪啪的踩水声,院门打开一道缝隙,露出镇长阴沉的脸。

    张骐回头看看身后,确认顾清没有跟来,推开门挤了进去。

    十多分钟后,张骐一脸疑惑的走出院子。

    身后的院门砰的一声关上,同时还有镇长的冷哼。

    “奇怪,怎么会没有。”

    自言自语的嘀咕了一声后,张骐紧了紧身上的蓑衣,一头扎进密集的雨幕。

    ……

    沈亦白和乔芸还在大雨中摸黑奔逃,身后不远处四个身影紧追不舍。

    就在之前二人为了躲避疑是僵尸的黑影而转移藏身之所时,不小心被四个追击者盯上,逼不得已之下只能顶着大雨开始新一轮的逃亡。

    大雨瓢泼,暗夜如幕,二人早已跑的不辩东西。

    沈亦白固然体壮如牛,可毕竟还背着乔芸,加之在大雨泥泞之中奔走本就及其消耗体力,速度开始渐渐的放缓下来。

    感受到速度的变化,耳边听到犹如风箱一般的粗重喘息声,乔芸忍不住说道。

    “沈大哥,你放我下来。”

    沈亦白不理,继续亡命奔逃。

    “再跑下去咱们两个都得死在这里,这件事本就与你无关,你犯不着趟这趟浑水。我只求你帮忙把地图送回津南,还有若是可以的话,找到顾清让他在我的坟前来看我一眼。”

    说完,便挣扎着想要从沈亦白背上跳下来。

    可她小细胳膊小细腿的哪里是沈亦白的对手,仍凭她如何扭动身体,苦苦哀求,沈亦白就是不理不睬,闷头朝前方跑。

    后面的追击者越来越近,距离两人只有十几米的距离。乔芸扭过头去,似乎看到有人举起了手枪正在瞄准,心中顿时更加焦急。

    便在这时,巧云忽然感到身体被甩了一下,原来是沈亦白改变了奔跑的方向。

    “这里好像是一片废弃的厂房,到里面躲一躲。”

    沈亦白压低了声音解释道。

    乔芸知道已经是劝不动他了,只能无奈的嗯了一声。

    因为视线的原因,沈亦白只能看到身周几米范围内的景物,而且还十分的模糊。可身后四人追得太紧,沈亦白也没有太多工夫挑选何时的躲藏地点,只能是像个瞎猫似的四处乱窜。

    “沈大哥,那边好像有火光。”

    乔芸突然伸手指向右前方说道。

    沈亦白闻言连忙朝乔芸指着的方向看去,可还没等他看到火光在哪里,身后却是传来一声惨叫,而后便是枪声大作。

    ……

    顾清醒来的时候,外面的大雨还在下。

    看了一下左腕上戴着的手表,竟然已经是早上八点多了。

    顾不得洗漱,顾清走出房间来到一楼,看到张骐守着火盆在烤手。

    “睡得怎么样?”

    见顾清下楼,张骐侧过头来笑着问道。

    “还行,现在就出发吧。”

    顾清随口应了一声后催促道。

    “不用着急,外面雨下的那么大,眼睛根本看不了多远,等雨小一些再去吧。”

    张骐劝道。

    顾清自然是不干,正想开口说话,脚下的地面突然剧烈晃动起来,紧接着外面传来轰隆隆的巨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