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一百二十章 嫉妒心
最新网址:www.biquxs.la
    孟糖不雅地翻着白眼:“哥,别大惊小怪!”

    “妹,这条路走不通,你换条道。”

    “不,我就要一条道走到黑。”

    孟糖倔犟地将晒干的小竹笋和蘑菇放进水桶,往里面倒入盐和各种佐料。

    开荒开到一半,‘家’被偷了,绝绝子,于是索性停工做生意。

    嫩竹笋鲜嫩可口,腌制之后更是有股独特的滋味。

    腌制的竹笋不论是加在馒头里还是放在面条里皆是美味。

    专心致志地盯着泡在盐水里的竹笋,孟糖拿着勺子在里面一圈圈搅拌。

    搅拌均匀,阴凉处腌制,短短数天,开水熬制,可卖!

    孟杰手拿着书本,无所事事地感叹:“糖糖,今年收麦子好轻松,咱们都没有拿镰刀上地。”

    “有收割机在,哪还用人力。”

    因着她的建议,村长采用贷款的形式从市里弄来一批收割机,虽说花了不少钱,但节省大量劳动力,砖厂也得以运行,简直一举两得。

    其实除了咩咩羊这个bug,老天爷对她还是很不错,毕竟拥有聪慧的大脑比什么都强!

    嘚瑟地看向大朵大朵的蘑菇,孟糖心里涌现强烈的满足。

    “糖糖,你确定腌竹笋可以卖出去?”

    “哥,你已经唠叨好几遍,我也肯定好几遍。”

    孟杰浓浓不解:“不是,家家户户都有腌竹笋,你为什么觉得能卖出去呢?”

    妹妹到底哪来的自信?

    她凭什么觉得一定会卖出去?

    最关键是价钱还挺高,她到底为啥那么有自信?

    孟杰打心底困惑。

    “因为物以稀为贵,好吃就是硬道理。“

    “行吧,你就是典型的不撞南墙不回头。”

    孟杰非常无语地晃晃脑袋,拿着书本走进屋子。

    妹妹学习那么好,当哥哥的总不能拉后腿。

    麦子收完,紧接着是种地,但此事简单。

    以前种地是先把地里的麦秆清理干净,然后用牛耕地,耕地结束,撒化肥,撒种子,再用老水牛把坑坑洼洼的地盘均匀。

    可上次去市里找收割机时,宋向阳听见有人讲种地机器,便特意询问一番,得知机器的具体操作后,心痒地为村里采购一台,所以种地伊始,便是村民的八卦围观。

    操作人员坐上驾驶位置,踩动离合,转动方向盆,一阵刺耳的轰鸣声扑面而来,惊得众人纷纷捂住耳朵。

    锋利的刀面划动泥土,大片的土壤随之掀动。

    轰轰轰~

    短短的十几分钟,一亩地耕完,众人惊呆地望着湿润且深度适宜的地表,忍不住拍手赞叹。

    “村长明智,有这神器在,不出五天,咱们咱村的地就能种完。”

    “是啊是啊,我家老牛最近生病,正愁没办法种地。”

    “新时代好,不论收麦子还是种地都轻松很多。”

    “我听说这些想法好像都是孟老三闺女提出来?”

    “是吗?小小年纪不得了,听说每次考试,她都是全校第一。”

    “哇,那么厉害······”

    村民的讨论声一层又一层,层层入耳,令人心痒如甚。

    宋涵着一身蓝色连衣裙站在田间地面,眼神晦暗不明地看向不住夸赞的村民们,粉色的红唇微抿。

    明明她也不差,为什么村里人只记得孟糖?

    孟糖没上学之前,她一直是班级第一,学校第一,更是人人称赞的对象,可孟糖上学之后,她所有的荣誉似乎都不存在。

    曾经的她因为学习好和长得好看深受村民喜爱,可如今村民提起她,只会感叹一声,村长家的大闺女,学习成绩似乎也不错!

    明明她什么都没做,甚至比以前更努力,可为什么赢不来掌声和夸奖了呢?

    曾经爸爸嘴上念叨的只有她,但不知从何时起,孟糖代替她成为爸爸嘴里的常客!

    难过地盯着被团团围住的孟糖,宋涵心里是说不出的难过。

    她不明白,同样在努力的她为什么得不来夸奖?

    宋雨兴致勃勃地搂住宋涵胳膊,欢喜地说道:“姐,孟孟好厉害,她英语考试又是第一。”

    “你呢?”

    “我可比不上她,她太聪明。昨天上课,姜老师留了一道所有人都不会的题,可孟孟不到一分钟就会了。”

    孟孟好聪明,不过很聪明的孟孟嚷嚷着和她做朋友,是不是说明她更厉害一层。

    宋雨坏笑着捂住嘴巴,但开心如何掩饰的住呢?

    宋涵面无表情的质问:“小雨,你觉得我和孟糖相比,谁更厉害?”

    “用比吗?肯定是孟孟更厉害一点。”

    听到宋雨的回答,宋涵只觉得心如刀绞,板着脸厉喝:“呵,宋雨,我不和你玩了!”

    “?”

    她说错话了?

    没有啊,她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姐姐以前是聪明,但是和孟孟相比,很明显是孟孟聪明,这难道不是事实吗?

    望着气势汹汹离开的姐姐,宋雨一脸委屈和不解。

    愤然离开的宋涵气鼓鼓地走到乡道,但目之所及,耳之所听,全是对孟糖的赞美,内心的怒火越发旺盛。

    走着走着,不知不觉走到孟糖家门口,探头看向空无一人的院子以及晾晒在屋檐下的竹笋和蘑菇,宋涵脑海闪过一个计谋。

    小雨前两天好像有说孟糖在腌制竹笋和蘑菇准备卖,如果破坏她的计划,让孟糖不能顺利进行,她应该会很失望吧!

    脑海幻想着孟糖埋头痛苦的神情,宋涵心里一阵痛快。

    既然孟糖让她心里不舒服,那么她心里也别想舒服!

    探头探脑地走进院子,宋涵小声地呼喊两声,并未听见回声,不由得冷哼一声,咬着牙将晒干的竹笋和蘑菇倒进水缸。

    冷笑连连地望着飘在水缸上面的竹笋和蘑菇,宋涵得意地仰天大笑。

    突然不远处传来笑谈声,张狂的笑声戛然而止,宋涵扭头看向沉入水底的竹笋和蘑菇,慌张地环顾四周,随手拿起簸箕盖在水缸上面,扭头落荒而逃。

    心脏就像小兔子一般在心口剧烈跳动,宋涵慌张地跑回家,拿瓢舀起凉水嘟噜嘟噜喝进肚子。

    在厨房做饭的周玉芳听见外面的有声音,端着水瓢走到院子,皱着眉头看向神色慌张的宋涵,蹙着眉头问:“小涵,你做啥了?”

    ------题外话------

    岁月静好,情谊不变!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