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一百二十二章 山外来物
最新网址:www.biquxs.la
    知晓是谁在背后使绊子之后,孟糖心里微微起了涟漪。

    其实她想过很多种可能性,但又不敢去相信,不过当事情的真相切切实实揭露,她又不得不相信。

    可动机是什么呢?

    她什么都不缺,也没有理由啊!

    女孩子的嫉妒心还是单纯好玩?

    思考良久,孟糖决定先暂时搁浅此事, 因为不争气的老天爷又下起绵绵细雨,竹林又新起一大片竹笋,她准备再去竹林薅一波小竹笋。

    气鼓鼓的竹笋:没人性的人类,是要把它们薅秃吗?

    提着篮子走进竹林,不知是风对她有意见还是竹子对她有意见,一个不留神,大片的竹叶穿过凌厉的风吹在她面颊。

    微微的刺痛敏感地挑动神经, 孟糖无语地捡起沾血的竹叶,愤恨地将它撕碎。

    乖乖呦, 可以丑,但她坚决不允许脸上留疤。

    于是,孟糖提着篮子进入后山。

    后山不同于她家那座‘恶行满盈’的山,而是被村民赋予各种美称。

    后山的百年大树特别多,果树更是比比皆是,每次下雨去后山走一趟,都能有不少收获,可能是大人们都忙着在砖厂工作的缘故,山上空荡荡,并没有瞅见捡地皮的村民。

    她要在后山找一种草药,村民称这种草药为‘全王’,意为此药全能,尤其是治疗伤疤,特有疗效。

    越往山上走,泥泞越多,孟糖低头看向黏在脚后跟的泥巴,无语地叹口气, 找棵树将泥巴刮掉。

    走啊走, 终于在一处石头缝,孟糖找见‘全王’,兴致勃勃地放下篮子,从篮子里取出小铲子,孟糖将药草连根拔起。

    拇指和中指用力掐掉叶子碾碎敷在脸上,而沾有泥土的根则放在篮子里。

    “不能留疤,一定不能留疤。”单手扶着脸上的药草,孟糖嘟嘟囔囔。

    忽然,脚下一个踉跄,孟糖摔倒在地上,敷在脸上的药草也随之掉在泥土上,气得孟糖用力捶着大地。

    淅淅沥沥的小雨滴在身上,草帽似乎无法遮挡雨势,一缕一缕头发黏在一块垂在肩膀。

    无语地起身,下一秒,又是一个踉跄,孟糖彻底气笑。

    她倒要看看, 脚底下是藏了金砖还是藏了龙脉?

    蹲下腰, 烦躁地扒开土壤,发现有个地表面有块白色凸起, 孟糖忍不住用指甲抠了抠,顿时抠下一大块白皮。

    卧槽,这是什么鬼玩意?

    抬起手靠近鼻子,闻着指甲上隐约的芳香,孟糖忍不住揉了揉鼻子。

    她是不是找到宝藏了?

    将篮子拉到身边,孟糖拿起铲子吭哧吭哧挖白色物体。

    一铲又一铲,不知挖了有多久,白色物体渐渐在视野中闪现。

    类似圆盘形状的物体安安静静地躺在篮子里,孟糖皱着眉头打量良久,脑海闪过各种植物包括药物,但没有一个能对得上号。

    它到底是什么?

    能卖钱吗?

    带着浓烈的疑问,孟糖光着脚跑到宋老头家。

    “师父,师父······”

    下雨天睡正香的宋老头砸吧着嘴从梦里醒来,没好气地回怼:“喊魂呢?”

    “师父,你看我找到什么好东西。”

    眯着眼睛起床,还没看见孟糖,宋老头便开始念念叨叨:“丫头,你好歹是个女孩子,能不能端庄温柔,说话要细声慢雨,不能···哎呦,你从哪弄来这么大一萝卜?”

    震惊地望着比碗还大的白色物体,宋老头再一次砸吧砸吧嘴。

    小鸡炖萝卜,适合下雨天,安排!

    “师父,你见过这么圆的萝卜?”

    “没见过,所以你是从哪买来孝敬为师?”

    徒弟良心大大的好,知道他想念她做的饭,居然带货上门,不错,值得表扬。

    伸手捧起篮子里的白色物体,不经意闻见一股方向,宋老头吃惊地用指甲盖挖掉一小块白皮放在鼻子下。

    不对,白萝卜辛辣,怎么会有股芳香味?

    “丫头,这是?”

    “孝敬您的好东西。”孟糖没好气地翻白眼。

    好赖话都让他说了一遍,她还能说啥?

    师父真是越来越馋,早晚有一天非得把后院的小鸡吃光不成。

    “嘿嘿,为师开玩笑,莫当真。”

    “我上山上挖竹笋,接连被这东西绊倒两次,然后我就把它给铲草除根了。”

    “在后山上发现?”

    后山会有这东西,不可能吧!

    对上师父质疑的眼神,孟糖没好气的反驳:“东西都拿下来,我还能骗您不成?”

    “主要是我也没见过这东西,要不洗洗,咱一人吃一块,尝尝是什么味道?若是味道还行,一半炖汤,一半炒菜。”

    “······”

    师父,能三句不提吃吗?

    吃只是为满足口腹之欲,应该要考虑它的经济效益,若是能卖大价钱,肯定卖钱更划算。

    对上徒弟鄙视的小眼神,宋老头不好意思地捂住嘴巴:“嘿嘿,我说笑呢!”

    “我觉得此物绝非凡品,既然连师父您都不清楚它的来历,说明它更非同凡响,我准备去镇上一趟,说不定有人认得它。”

    宋老头不甘心的质疑:“万一它只是变异的萝卜呢?”

    不管是啥,只要能吃就不用追根究底。

    眼馋地盯着泛滥着方向的白色物体,宋老头心里甚痒。

    “哼,那也不给您吃。”

    说完,孟糖傲娇地提起篮子往家的方向走去。

    雨势似乎越来愈大,今日不适合去镇上,等明日雨停了,她再去。

    泥泞的土路,厚厚的泥巴沾着脚脖,走一步,甩出一坨泥巴。

    烦躁地提着重重的篮子,一不小心,大坨泥巴从脚后跟甩飞,紧接着,孟糖听见身后传来吃痛的哀嚎声。

    回头看向坐在泥地里的宋涵,孟糖诧异地扬起眉毛:“宋涵?”

    她什么时候跟在后面?

    莫不是想趁她不注意,将她推泥地?

    呜呜呜,长得好看的女孩不能惹,可怕!

    “孟糖,我是专门来找你。”宋涵小脸煞白地从泥巴地起身,瞪着湿漉漉的大眼睛。

    “嗯?”

    真是特意来找她,那她什么意思?

    是认错还是想错上加错?

    宋涵看向孟糖澄澈无辜的眼神,嘴边的话就是说不出来,临时更改话题:“我··妹说你做饭特别好吃,我想让你教我,可以吗?”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