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一百二十四章 贪吃的咩咩羊
最新网址:www.biquxs.la
    惨白的月光下,孟糖看见黑暗的角落,一个黑影蜷缩着身体,嘎嘣嘎嘣咀嚼,吓得她汗毛直立。

    什么鬼东西?

    山乡僻野,莫不成还能有什么精怪不成?

    紧张又害怕的握紧手心,孟糖本想直接进屋,不管这档子事,毕竟她个头矮,力气小,若真是碰见凶悍的野兽或者坏蛋,绝无逃脱的可能性。

    小心翼翼地往房间走去,可当她听见一声怪异的响声后,脚步微微停顿,一脸疑惑的看向身后。

    她怎么觉得嗓音有些熟悉?

    戒备地从一旁拿起木棍,孟糖警惕地往黑影走去。

    一步一步,又一步,每一步的声音像是敲打着心房,又像是走在尖刀之上,似乎一不小心就会摔个粉身碎骨。

    黑影埋头啃东西,离得近了,咯嘣咯嘣的声音越来越响,仿若就在耳畔,强烈地刺激鼓膜,害怕以及心底深处隐秘的刺激混合在一起,孟糖忍不住握紧木棍。

    眼瞅着距离黑影只有一步之遥,孟糖高高举起木棍往黑影砸去。

    专心致志啃食物的咩咩羊觉察到危险,机智地蹦到一旁。

    “干啥嘞?”

    黑色的化肥袋从咩咩羊身上掉落,白色的羊毛在视野显现。

    高举的木棍僵硬地横在半空,许久,才慢慢落下。

    手拿木棍杵着地面,孟糖眼神愤恨地盯着咩咩羊,恨不得将它身上烧个洞。

    什么玩意,它到底是什么玩意?

    大半夜不睡觉,咯嘣咯嘣啃啥呢?

    咋,它也想学癞蛤蟆妈妈嚼自己孩子的身体,可它有小咩咩羊吗?

    孟糖板着脸赶走咩咩羊,看向它啃食的物体。

    黏湿的口水沾满物体全身,孟糖下意识想扔掉手里的东西,忽然闻见一股独特的芳香,眼神狐疑地看向咩咩羊。

    因着物体被啃食大半,表皮坑坑洼洼,根本看不出是什么东西,但独特的芳香味让孟糖忽然想起类似白萝卜的白色物体。

    着急地跑到她藏东西的地方,扒啊扒,稻草堆扒出巨大的坑也没找见她藏的物品。

    这般情景,孟糖该做何想?

    气鼓鼓的走到咩咩羊身旁,孟糖生气地拽起它又长又白的羊须。

    “说,你到底干了什么好事?”

    “我就是饿了,想吃点东西而已。”咩咩羊委屈地回答。

    “呵,偷吃还有理了?”

    咩咩羊狡辩:“我太饿了,它太香,没忍住。”

    “所以是它的错?”

    “嗯,是它诱惑我,否则我才不会半夜吃东西,哎呀,又要长胖了。”

    “呵呵!”

    冷笑两声,孟糖咬牙切齿地拎起咩咩羊耳朵。

    它干坏事,还有理了?

    世风日下,兽心不古!

    心疼地看向被啃得全是口水的物体,孟糖肉疼地留下心痛的泪水。

    钱,她白花花的钱!

    要命,简直要命!

    “你知不知道,它值好多钱,就算把你卖了也不值?”

    目不转睛地看向说哭就哭的孟糖,咩咩羊委屈地控诉:“萝卜而已,值几个钱?孟糖,你抠门归抠门,咋还忽悠羊呢?”

    “它是萝卜吗?它是一般的萝卜吗?萝卜有这么好吃?”

    咩咩羊回想着口感,认同地点点头:“好像是比一般萝卜好吃,酸酸甜甜,还有一股奇特的芳香,要不是闻着香味,我也不会饿那么快。”

    它行走江湖多年,也算见过不少奇珍异宝,吃过的萝卜更是数不胜数,但这般好吃有味却是头一遭,莫非此物非凡品?

    抬头看向面黑如炭,周身怨气冲天的孟糖,咩咩羊害怕地缩着脑袋。

    “孟糖,我不是故意吃它,实在是太饿,要不然明天我去后山转转,说不定还能再找几个。”

    “你以为它是白菜萝卜,说找就找?”此刻的孟糖一点就炸。

    “那怎么办,吃也吃了,吐不出来。”

    得知此物不好找,咩咩羊彻底摆烂。

    心里本就不爽,哪料咩咩羊还摆出这么一副完全摆烂模样,给孟糖气个半死。

    眼神阴狠地盯着咩咩羊,孟糖厉声威胁:“咩咩羊,你给我等着,明天我再整治你。”

    “为啥要等明天?”

    今日事今日毕,有什么招为啥今天不使?

    咩咩羊不解且疑惑。

    “哼,让你再多看一眼日出。”

    “?”

    又要威胁它做羊肉泡馍?

    侧卧在稻草堆,望着孟糖气愤离开的背影,咩咩羊小声哀求:“既然明日算账,能不能让我做个饱死鬼?”

    味蕾似乎还在怀念刚才的味道,眼瞅着孟糖拿走剩余没吃完的东西,咩咩羊心里一阵躁动。

    美食绝味死,做鬼也足矣!

    “呵呵!”

    惨淡月光下,孟糖冷笑着看向得寸进尺的咩咩羊,抬脚前踢,凉鞋啪叽一声拍在咩咩羊脸上。

    随后又是啪叽一声,羊须掉下一大半!

    嘴欠,找打!

    六月的天,阴雨过后,天气逐渐燥热!

    没有树木遮挡的山间就像是没有水的滩涂,无趣又无用。

    大清早吃完早饭,孟糖优雅地牵着咩咩羊走到山脚。

    猛地一个跳跃,优雅地骑在咩咩羊身上,拿起小树棍鞭打着咩咩羊屁股。

    “咩咩咩(士可杀,不可辱)~”

    “不好意思,白天我听不懂你说什么。”

    “咩咩咩(它生气了!)”

    咩咩羊剧烈反抗,歪歪扭扭走路,似要把坐在它身上的孟糖摔倒。

    孟糖一把抓住羊角,咬着后槽牙威胁:“我劝你老实点,为自己的所作所为做补偿,不然我就不要你了。哎呀,村里可没有像我这般能听懂你话的人,你说他们看你这么肥,会做什么?”

    “咩咩咩(少来,它才不怕)。”

    “纵然你有千般本领,但人终归是人,你确定可以以一敌百?咩咩羊,遇见一个听懂羊话的人不容易,所以老实把我驼上山,我就不追究你的错。”

    “咩咩咩(恶毒的女人)!”

    心有不甘的驼着孟糖,咩咩羊深一脚浅一脚行走在山间。

    黏土粘在羊蹄上,厚厚一层,走路极其艰难,尤其是身上还坐着孟糖。

    优哉游哉地骑在咩咩羊身上,孟糖哼着歌环顾四周。

    原来高视野和低视野区别那么大?

    以前她一个人走在山间小道,因着个子低,觉得山里除了杂草还是杂草,但坐在咩咩羊身上,发现视野宽阔许多。

    哎,那是什么东西?

    ------题外话------

    黑暗中前行,只为那一抹光亮!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