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139章:病的不轻
最新网址:www.biquxs.la
    毕竟,这兄妹看起来都不太正常的样子啊!

    来到袁威的房间门口,袁晶先进去交待情况。

    这下,肖哲终于忍不住了,“小阮,要么咱们走吧!我看,这人没病,就是吃饱了撑的。”

    “嘘”阮童摇头,“未窥全貌不予置评。”

    肖哲则一脸无所谓。

    富二代了不起啊?

    阮童没有理睬肖哲,也不知道他在那腹诽什么。

    等袁晶从里面出来,一脸喜色,“阮医生,您请进。”

    阮童闻言,回头看了肖哲一眼。

    肖哲摆摆手,“我就不进去了,在这儿等你们。”毫不掩饰脸上的嫌弃之色。

    袁晶看出来了,有些尴尬。

    阮童则十分坦然,“走吧!“

    袁晶的哥哥,长得也很普通,脸色还有些病态的苍白。

    不过这些,阮童并没有作为直接的望诊依据。

    毕竟袁晶之前就说了,这人整天床上瘫,好人也禁不住这么瘫着。

    “先把脉吧!”阮童坐了下来,伸出手。

    袁威往后躲了躲,不确定地问道:“你都不问问,我哪儿不舒服吗?“

    在他看来,这医生有些年轻了,像是刚毕业的大学生。

    所以,警惕也是正常的。

    “我感觉,你应该哪都不舒服。”阮童半开玩笑地道。

    袁威一愣,之后有些无奈地伸出手。

    也不是相信阮童,而是看到了袁晶脸上那担忧的表情,他还是有些懊恼的。

    屋内静默了数秒,诊脉就已经结束了。

    阮童起身,“小袁,你跟我来。”

    袁威撑着身子半坐了起来,“哎,你还要回避?你就当着我的面儿说不行吗?“

    “为了你好。”阮童淡淡勾唇,拉着袁晶就出去了。

    而且,阮童还故意把袁晶拉到了距离袁威稍远的地方,一脸严肃地同她说:

    “你哥什么病都没有,身体好着呢!之所以整天躺着,应该是得了什么心理疾病。”

    “心理疾病?”袁晶愕然,闻所未闻。

    阮童想了想,解释道:“一般民间可能会流传一种说法,就是你哥他中邪了。”

    这下,袁晶的身子明显僵了一下。

    可不嘛?否则,她也不会到处帮自己哥哥寻医问药。

    她就是因为不信这些,才会寻找民间偏方,想办法治疗哥哥的病。

    “怎么说呢?事儿不大,但是不引起重视的话,会演变成什么样,说不好。比如,他可能会轻生,自残,甚至直接了结了自己也说不定……”

    “阮医生!”袁晶立刻握住了阮童的手,她整个人都在颤抖,“你别说了,我害怕。”

    阮童拍拍她的手背,“别怕,先吃一段时间的药试试。”

    袁晶一听到“吃药”,眼中便燃起了希望。

    有药可医就好。

    她最怕的就是,阮童直接放弃她哥哥了,那她近来唯一的希望就破灭了。

    在袁晶愣神的空档,阮童已经到了楼下。

    精神方面的药物,并不是她的专业领域,不过,之前因为顾白的心理疾病,阮童恶补了很多知识,如今还出于纸上谈兵的阶段。

    对症下药是关键。

    阮童在空间里查阅了相关的书籍,再三确定了药物和用量后,这才从里面出来。

    等她再上楼去,看到袁晶的眼睛红红的,而肖哲站在一旁冷眼旁观着,一点儿安慰的意思都没有。

    阮童想,若袁晶是个美女,肖哲一定不会对她这么不耐。

    果然啊,什么时代都看脸。

    不过这样也好,他对异性冷漠,总比热情要好的多,否则孙妍又要伤心了。

    “这是你哥哥近期需要吃的药,一号瓶每天三次,一次一粒。晚上加一粒这个二号瓶的。”说着,阮童把两个贴着标签的玻璃药瓶递给袁晶。

    袁晶捧着药瓶,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谢谢你,阮医生,这个药多少钱?一定很贵吧?我现在就把钱给你,还有诊金……”

    “不用了。”阮童淡淡地道,“我看病暂时还不收费。这个药,你给我五块钱就行。”

    袁晶惊愕地看着阮童,说话都有些结巴了,“啥……五块?“

    阮童潇洒地摆摆手,“都是一些常见药物,等这些药吃完了,我把药名告诉你,下次你去药店买也可以。”

    “不了不了!”袁晶把头摇得好像拨浪鼓,“还是从阮医生这里买安心。”

    而且,五块钱两瓶药,简直不要太便宜。

    之前她找来一个装神弄鬼跳大神的,还要走她五张大团结呢!

    结果,屁用没管。

    阮童若是骗子,也不至于费尽周章骗她五块钱,而且,还有老板帮忙牵线,一定错不了。

    袁晶捧着药瓶,视若珍宝,“阮医生,麻烦您以后多费心。”

    阮童点头。

    空间出品的药,药物成分绝对精准,效果好,这一点,阮童绝对敢保证。

    “还有,我需要一个绝对安静的环境,跟你哥哥聊聊,可以吗?“阮童问道。

    “当然可以!“

    袁晶知道阮童的意思是,连她都要回避,不过,她并不在意。

    于是,阮童再次回到了袁威的房间。

    彼时,袁威仍旧躺着,半点儿没有要离开床的意思。

    见阮童一个人进来了,他还拿被子把头蒙上。

    “药给你开好了,记得按时吃。”阮童坐下来,淡淡地看着床上藏在被子里的人。

    等了一会儿,袁威大概是实在憋不住了,把脸露了出来,刚好对上阮童正戏谑看着他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不懂事的孩子。

    袁威有些羞恼,也有些尴尬。

    不过,纵然如此,但阮童能够感觉的到,袁威很有素质和教养,脾气也不坏。

    即使是这种尴尬的窘境,他都没有恼羞成怒。

    “你知道你妹妹在餐厅里唱歌的事情吧?“阮童突然问道。

    “嗯,知道。”

    “你有没有想过,你妹妹晚上下班,走夜路会很危险?她毕竟只是一个柔弱的女孩子,却要肩负起养家的重担。”

    阮童的语气平静,像是在陈述事实,也像是在跟他谈心。

    唯独没有苦口婆心。

    “我知道你们看不起我。”袁威的脸上露出了几分痛苦之色,他抓着自己乱糟糟的头发,悲哀地道:

    “我也看不起我自己,我是一个罪人。”

    阮童垂眸,开始撒鸡汤,“我们是活给自己看的,不是活在别人的嘴里。”

    袁威的身型明显顿住了,像是在思考。

    “任何人都没资格站在他自己的角度去看你,因为他们根本看不懂!”

    阮童扬唇,笑容洒脱又肆意。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