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八十四章 法言
最新网址:www.biquxs.la
    “唰!”

    整齐有致的笔毫仿佛能滴落出墨汁,皆是由最为纯粹的天地灵机所化,内蕴威势极强。

    巨型毛笔瞬间破空而至。

    锋利的笔尖轰然刺在石门之上。

    石门上的流光疯狂流转,聚拢仅剩不多的法阵之力来对抗贺淳的这一击。

    只是这道传承至上古时期青神的法阵接连受损,早就不堪重负,临近崩溃。

    此番遭到贺淳猛击,流光瞬间变得暗淡,最终敛去。

    石门亦是恢复了他最初的模样,朴实无华。

    此时,笔锋依在,向着石门疯狂宣泄着它的力量。

    “轰!”

    石门炸裂,碎石横飞!

    远处的贺淳见状,急掠而去。

    可是当他掠至石门处时,却发现自己根本进入不了密室。

    仿佛有种玄奥的力量在阻止他前进一般。

    目光扫过密室内部,只一眼便看到了满脸警惕却又蠢蠢欲动的青十八以及盘膝坐在蒲团上眼目紧闭的顾岳。

    “青神的法言吗?即便过了这么长的时间,依旧如此霸道,可惜我只得了一卷残篇,若是此番能够将完整的《法言》掌握在手,阴司城隍爷的位置非我莫属!”

    贺淳站在密室外,心中暗道。

    密室内,顾岳适时睁开眼,其眉心原本向两旁外翻的伤口此时重新合拢,成了一条血痕,嫣红的印记使得顾岳看上去平添了一抹妖异。

    原生的眼目之中神光湛湛,令人不敢直视。

    他第一眼便看到了站在密室外的贺淳,心中杀意骤增!

    “贺淳,顾某好心替阴司修缮城隍楼,就换来这样一个结局?”

    贺淳立于密室之外,道:“顾道友别怪,实在是玉篆过于重要,才不得已出此下策,等此番事了,我定当替顾道友寻一户好人家投胎转世,亦会将派人去往南元山,好生照看!”

    对于贺淳而言,顾岳有他非逮不可的理由。

    既是因为顾岳身上可能存在的善恶镜,也因为那枚鬼煞罗盘还在顾岳身上。

    “呵!照你所说,顾某还要感谢你不成?”

    一旁的青十八脾气火爆:“顾道友,与其跟他多费口舌,还不如做过一番,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贺淳伸手摆出姿态,嗤笑一声,“尽管出手!我让你三招!”

    青十八暴跳如雷,他身为神侍,向来都是自傲的很,不论是在道坛内也好,还是外出行走,都是极尽姿态,哪里有过被人这般轻视的情况出现。

    当下便是朝着贺淳冲了过去。

    “道兄莫急!”

    顾岳在后面想要叫住他,可气血冲上头的青十八哪里还听得到顾岳的话,置若罔闻的他直接出了密室。

    浑然不觉自己中了贺淳的圈套。

    密室之外,贺淳微微一笑。

    眼看着冲掠而至,宛若狂风一般的青十八连连出手,贺淳往山洞外躲闪而去。

    四枚善恶镜环绕在青十八身体周围,滴溜溜转动间,化作一股股神秘的力量涌入到青十八体内。

    顾岳轻叹一口气。

    贺淳没有办法进入密室,却可以激怒青十八,让对方自己离开密室。

    “真是不知道他脑子里想的都是些什么东西!”

    可是很快顾岳就发现……青十八虽然鲁莽,但是在有四枚善恶镜的加持之下,青十八现在的实力已然完全超出了顾岳事先的预料。

    而且贺淳这人却也说话算话,说让青十八三招还真就没有出手。

    面对青十八的雷霆手段,贺淳真就双手负于背后,任由青十八攻来。

    这也是顾岳第一次见到青十八的攻伐手段!

    他虽无法器,可手起手落之时,皆能带起阵阵罡风,猎猎作响不说,每一阵罡风都是极为强横。

    贺淳在山洞中接连躲闪,偶尔被罡风刮中,皆要损失一小簇黑霞。

    三招过后,贺淳气势不减,说:“三招已过,现在该轮到我了!”

    话音一落,一直环绕在他身旁的毛笔猛地由竖转横,笔锋抖动,在虚空中很快写下一个斗大的“困”字。

    写完“困”字之后的贺淳,身体都变得透明了些,仿佛仅仅是因为写下这一个字,就耗费了他极多的力量一般。

    青十八见状,不由冷笑:“这时候还在这里装神弄鬼!受死!”

    一边说着,青十八手底下的动作也是丝毫没有停下,一阵罡风随手而起,山洞中的岩石不堪重负,齐齐碎裂。

    可就在这时!

    看似强横的罡风忽然散去。

    青十八亦是被某种强大的力量困束在了原地。

    若是细细看去,便可以看到在青十八身体外的每个角落里,都萦绕着一条条如墨如霞的黑色线条,正是之前贺淳写下的“困”字所化,颇为神异。

    “你……这是什么诡术?”青十八面色大变,惊骇开口。

    这时候的他发现自己竟然跟那四枚善恶镜之间的联系完全被切割了开来,根本无法从善恶镜借来任何的力量。

    非但如此,青十八体内的力量同样也被那一条条的黑色线条给强行封印。

    贺淳轻轻一笑,说:“此术可不是诡术,而是神术!”

    说到这,贺淳抬眼看向甬道尽头的密室内的顾岳,补充说道:“说起来,这门神术还是传承至你的主人呢!”

    青十八脸上的肌肉微微扯动,“胡言乱语,师尊怎么可能会这种诡术!”

    贺淳没有继续回应青十八的话语,而是伸手一招,原本悬浮在青十八体外的四枚善恶镜在努力挣扎一番之后,齐齐被贺淳收入手中。

    感受着来自善恶镜的力量,贺淳看向顾岳说道:“顾道友,还不打算出来救你朋友的性命吗?”

    青十八怒气腾腾的“呸”了一口,说:“谁跟你说我跟顾道友是朋友了?要杀要剐,尽管来就是了!”

    贺淳轻轻一笑,手臂微抬,便见到青十八的身体在那些黑色线条的簇拥下,缓缓朝着半空升去。

    不仅如此,那些黑色线条更是在贺淳的控制之下,朝着青十八的体内钻去,像极了闻到血腥味的虫子。

    绕是身体传来无尽的痛楚,青十八却是面色不改,只是极为愤慨的盯着贺淳,一副想要将贺淳生吞活剥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