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七章 杀了他,太便宜他了
最新网址:www.biquxs.la
    莫子豪冷眼看着沈木绾,随后他便大笑起来:“哈哈哈,沈木绾,我知道你抓我来是因为你那个野种。”

    “怎么,你还没有找到你那个野种吗,哈哈哈,真是活该,你那个野种早就被我们给摔死了,只可惜没有亲手杀了你。”

    陈霄上前狠狠地踢了莫子豪几脚,他扭过头看着沈木绾不解道:“他这么侮辱你,你不杀他?”

    沈木绾没有说话,反而是走到莫子豪身边问道:“大表哥,我们之间好像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吧,我不明白你们为什么要置我于死地。”

    莫子豪吐了一口嘴里污血,他冷笑一声道:“你活着就是错的,所以你从一开始就该死,看你这个样子,你体内的巫毒还没有解吧,你也活不长了,哈哈哈哈哈哈!”

    “你当初与人苟且的事情都是我们设计的,就凭你一个庶女,也敢妄想嫁给我二哥,你真是痴人说梦。”

    “你长得倒是倾国倾城,只可惜被乞丐给睡过了,这辈子都只是一个贱人,你那个野种也是死得其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看着笑得几乎癫狂的莫子豪,陈霄忍不住骂了一句:“沈木绾,你该不会是心软了吧。”

    沈木绾嘴角勾起了一抹极其温柔的笑容道:“大表哥,你以为用这样的方式来激怒我,我就会杀了你吗,那你未免太小看我了。”

    说着,她从一旁的药箱里拿出了一把极小的小刀,缓缓走向苗子豪。

    莫子豪根本就没有把沈木绾放在眼里,他冷嘲一声道:“你真以为我会怕你不成,沈木绾,我三弟他们迟早会亲手杀了你的。”

    沈木绾走到他身边,缓缓蹲下身看着他,笑了笑道:“大表哥,其实我知道你们为什么那么恨我,恨不得杀了我。”

    沈木绾把玩儿着手里的小刀道:“你说,如果我父亲知道沈梦婉其实是你们莫家的女儿,他会不会直接打死她呢。”

    莫子豪瞪大眼睛,一脸震惊的看着她:“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沈梦婉怎么可能是我莫家的女儿。”

    沈木绾朝他露出了一个笑容,随后将手中的小刀,狠狠地插进了他的手腕处,随后她一个用力,莫子豪左手的手筋被她给割断了。

    莫子豪痛得在地上打着滚,沈木绾起身一脚踩在他的胸口上道:“大表哥,其实我想抓的不是你,只可惜我听说莫家,你与莫子玄关系最好,所以我只是能找你罢了,你们不都是喜欢动别人重要的人动手吗。”

    莫子豪此时的脸色惨白,他恶狠狠的咒骂道:“贱人,你就是个贱人,有种你就杀了我。”

    沈木绾没有说话,她抓住他的另外一只手,随后轻轻用力,他的手筋被割断了。

    沈木绾亲手割到了他的手筋,脚筋,随后她把刀上的血迹擦在了他的衣服上。

    就在祈瑾衍他们以为沈木绾就这点手段的时候,就见沈木绾重新拿出两把小刀,直接刺进了莫子豪的双眼中。

    “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时,莫子豪的惨叫声在暗牢中响起。

    陈霄吓得连忙退到了祈瑾衍身后,他亲眼看见莫子豪的眼球爆裂开来,那血居然一滴都没有落到沈木绾身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沈木绾,你这个贱人,你会下地狱的。”

    沈木绾只是看着他,随后轻笑一声道:“大表哥,有一点你说错了,我不会下地狱,因为我就是从地狱爬回来的。”

    莫子豪几乎把最恶毒的话都用来咒骂沈木绾了。

    沈木绾都不以为然,反而说道:“大表哥,你说到时候我父亲和大哥知道了沈梦婉是你们莫家的种,你们莫家一直都在利用他们,你觉得他们会不会报复你们。”

    莫子用力的咆哮,嘶吼着:“沈木绾,你这个不得好死的贱人,你有本事就杀了我啊,你这个贱人。”

    祈瑾衍刚想上前,可是接下来的一幕却让他停住了脚步,眼里只剩下了震惊。

    陈霄更是吓得躲到柳青身后,肩膀还忍不住在颤抖。

    柳青和风影以及众暗卫都僵在了原地。

    沈木绾居然将莫子豪的舌头给割下来了,还是那么的自然,就像是在切菜一样。

    莫子豪嘴里不断的流着血,他只能从喉咙里发出嘶吼声。

    沈木绾从怀里拿出一个瓶子,将里面的药倒在了莫子豪的伤口上。

    她声音极其温柔道:“大表哥,这是上等的药,明日你的伤口就能愈合了,到时候你就可以回家了。”

    祈瑾衍这时才走到沈木绾身边的道:“不杀了他吗。”

    沈木绾摇了摇头道:“杀了他,太便宜他了,你明天晚上安排人送他回尚书府吧。”

    祈瑾衍点了点头,沈木绾看了他一眼便扭过头道:“时辰差不多了,该回去了。”

    祈瑾衍应了一声便牵着她的手,走在了最前面。

    陈霄看了一眼莫子豪的样子,强忍着恶心也跟着出了暗牢。

    出了暗道,祈瑾衍扶沈木绾上了马车,随后便道:“我先送她回去,你们自己骑马回城吧。”

    陈霄连连点头,他现在是巴不得看不见沈木绾,这个女人实在是太狠了,她刚刚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简直就不像个人啊。

    马车上,两人都没有说话。

    过了许久,沈木绾问道:“你没什么想问的吗。”

    祈瑾衍伸手替她整理了一下耳边的碎发道:“刚刚有没有被吓到。”

    沈木绾愣了一下,她有些不解的扭过头看着祈瑾衍,刚刚是她用刑,他为什么问自己有没有吓到。

    祈瑾衍看着她样子,轻笑一声,伸出手敲了敲她的额头道:“傻丫头,你是不是觉得我会被你刚刚的样子给吓到。”

    沈木绾点了点头,转头看向窗外道:“难道不会吗。”

    祈瑾衍伸出手将她搂在怀里道:“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不会惊讶的,你放心,此后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沈木绾没有说话,她靠在祈瑾衍的胸口听着他的心跳。

    祈瑾衍的眼神露出了复杂的神情,也没有多说什么。

    丞相府,沈青冥眼神冰冷得看向门口,沈木绾居然给他们来了一个金蝉脱壳,等他们觉得不对的时候,就是看就只看见祈瑾衍的护卫和沈木绾的丫环了。

    “大公子,四小姐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