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真实的梦境
最新网址:www.biquxs.la
    三人返回按摩馆的途中,玲儿姐只觉得身体疲惫,困意上头。

    不一会就在颠簸中睡着了。

    自己好像在梦中穿越到另一个人的身体。

    一个挽着发髻的女人出现在自己的对面,神情憔悴,恭恭敬敬的对着自己深鞠一躬。

    “对不起……”

    玲儿姐睁大了眼睛,这个梦中的场景怎么如此真实?

    面前的女人自己根本不认识,她为什么要和自己道歉?

    看着女人诚恳的模样,玲儿姐扶着女人坐在椅子上。

    询问道:“你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呢?”

    女人指着玲儿姐手上的镯子,神情悲切道:“这件事有些难以启齿,不过我不想害人,这个镯子……”

    女人欲言又止,一副为难的模样。

    随后像是下了极大的决心,眼神也变得鉴定,抬起头一脸认真的说道。

    “请您尽快将这个镯子处理掉,相信阴司属的人一定有办法处理掉这个镯子。”

    玲儿姐心想自己一定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睡着前自己的注意力全在这个手镯上,才导致自己睡着了,就连做梦都是和手镯有关。

    “无论别人怎么迷惑您,请您一定不要动摇,因为,因为这是一只会令人不幸的手镯!”

    “令人不幸?”

    “是的,历任拥有这个镯子的主人,下场都很凄惨……”

    玲儿姐沉默下来,虽然只是一场梦,但这个梦境实在是太过真实。

    一想到自己要丢弃青龙送给自己的第一个礼物,心情就莫名的变得失落。

    女人看向玲儿姐的身后,一脸惶恐,双眼尽是恐惧。

    玲儿姐不敢回头,生怕自己背后有什么恐怖的东西。

    “你怎么了!”

    “他……他怎么也跟过来了!”

    玲儿姐抓住女人的手臂,紧忙追问道:“谁!你说的是谁!”

    玲儿姐看着瑟瑟发抖的女人,指望她说出话,恐怕还需要一点时间让她平复下自己的心情。

    只能壮着胆子,慢慢的回过头去。

    却看到是今天与自己相亲的哪个男人。

    “这个梦可真乱……”

    玲儿姐有些想从这个梦中醒来了,怎么什么人都乱入其中。

    与相亲男见面不过是一面之缘,怎么也会出现在这个梦境中。

    “他!他是这个手镯的制造者。无论这个手镯落于何人手中,他都会跟着一并出现。”

    这句话让玲儿姐汗毛直竖,就算是在自己的梦里,也感受到了一丝恐惧。

    女人恍然大悟,五官都变得扭曲起来,像是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

    “或许让人变得不幸的不是这个手镯,而是他!”

    男人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过于纠缠,好像只是为了让玲儿姐意识到自己的存在,随后身形一闪就消失在两人面前。

    女人神色这才恢复了一些,紧张的东张西望着,好像在害怕会有人突然出现让她杀害。

    “无论如何,切记,赶快把镯子处理了,否则后患无穷!”

    女人也在玲儿姐的眼前消失,直到这个梦境结束,眼前再次恢复一片黑暗。

    青龙和李昱交谈的声音传进了自己耳朵里,想睁开眼,却发现无论自己怎么动,都无法清醒过来。

    这时李昱的声音从自己头上响起。

    “青龙,你不会有什么隐疾吧?”

    青龙听到这话,猛的踩了一脚刹车,差点把李昱的脖子闪断。

    “老子身体好着呢!”

    “那你为什么避讳玲儿姐的示好?”

    此时车内只有没有其他人,李昱和青龙都没有意识到玲儿姐已经苏醒。

    青龙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我不能对不起她。”

    这句话说的轻松,可玲儿姐的心里却涌起苦海。

    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自始至终都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李昱还想继续追问,车子已经停靠在路边。

    “把玲儿叫醒吧,我们需要研究一下怎么将镯子摘下来。”

    青龙的语气再次恢复平淡,就好像刚才那副忧心忡忡的模样是被人夺舍了似的。

    李昱只能暂时作罢,明白这种事情急不来。

    便轻轻晃动玲儿姐的肩膀。

    “呼!”

    由于刚才自己无法苏醒,想要用力坐起也是徒劳,还累的自己一身汗。

    现在被李昱轻轻摇晃两下,就顺利的醒了过来。

    急着将想要说出口的话告诉李昱。

    “你怎么不问问他,如果没有我,他是什么心情。”

    李昱挠了挠头,心说青龙的车开的那么快,根本没时间问出口啊。

    “玲儿姐你别急,慢慢来。”

    李昱只能这样安抚着她的情绪。

    两人一进屋就看到桌子上摆放着各种大大小小的工具。

    “我们先用寻常方法试一试,这东西蕴含着强大的灵气,恐怕这些办法都起不到什么作用。”

    玲儿姐先在手上抹上润肤露,然后戴上一次性手套,将镯子卡在手指下方。

    上下移动了两次,感觉有些空隙,便用力的向下拽。

    可尝试了几次都以失败告终。

    又尝试了另外一个方法,就是在镯子上缠着绳子,利用摩擦力将它取下。

    一开始还算顺利,但是将镯子脱到手指关节的地方,就不敢再继续用力了。

    眼看着玲儿姐的手掌涨成了青紫色。

    如果卡在手掌上,很有可能会因为血流不畅对她的手造成永久性伤害。

    接连尝试两个办法都无法将镯子顺利的取下来,青龙逐渐失去了耐心。

    拿起一个锤子就要将它敲碎。

    玲儿姐还是有些舍不得,另一只手紧紧的护着镯子。

    “它会害了你的!”

    这个镯子散发出来的浓郁的灵气,恐怕会引来附近的鬼魂。

    玲儿姐却想着,如果青龙真的无法和自己在一起,那自己留在他身边也就没有了任何意义。

    还不如带着他送给自己唯一的一件礼物离开……

    李昱心知是自己好心办了错事,害得玲儿姐遇到了危险。

    支支吾吾的将这个镯子的来历和事情的真相和盘托出。

    两人得知这一切都是李昱一个人自作主张后,气的恨不得将这个镯子砸到他脑袋上。

    玲儿姐本以为自己会很难过,可真正得知青龙对自己的态度一如往常时,反而平静了下来。

    果然不抱有希望,就不会让自己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