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四章 重返赛场
最新网址:www.biquxs.la
    新秀比赛的现场……

    此时略有喧闹,因为他们看见詹邦德一下子飞走,然后没一会又飞了回来。

    而飞回来不要紧,此时的他身边竟多了一个人:廷林野!

    原来刚才是黄叶城城主出马了吗?

    就不知道那小子是不是已经被司家杀了泄愤,廷林野应该不会保护一个素不相识的小屁孩吧。

    而只有眼尖的人发现,林云霄竟毫发无损地回来了,身边还有两个一脸衰样的人?

    至于司家的人则没有回来,毕竟自己唯一一名选手都死了,那还看个屁。

    廷林野看着眼前的比赛,略微感到有些无聊,这也是他原本把督战的任务交给詹邦德的原因,眼下的家族子弟虽然都不错,但却还不算是最优秀的一批。

    不过这一次倒是有一个异类:林云霄。

    以他的表现,说不定对上最优秀的那一批也能有一战之力,只不过可惜的是这一届比赛并没有他们。

    身为散修,林云霄的表现还是十分突出的,这也让廷林野对此次的新秀赛有了一点看头。

    看看这个普通人能不能跨越家族的束缚,打败那些家族子弟?

    虽然已经知道林云霄把司家的司修空给打死了,可毕竟没有在现场观摩,很多情况都不了解。

    此时场上的两个选手已经分出胜负。

    于是擂台赛第一轮就结束了。

    剩下来的十人为:非添、孙廉、厉熥、林云霄、陆军耀、卫天星、牛大力、晓小布、厉壬、木林兰。

    其中林云霄和牛大力皆为散修,其他都是四城的家族子弟。

    按理来说在这种场合有两个散修,如同羊入狼群,大家都有机会捡便宜才对。

    可惜的是林云霄并不是什么软柿子,反而很扎手,所以其他八人都是不想遇见林云霄,不仅棘手输了还丢人,即便这个散修并不一般。

    而牛大力则笑呵呵的,反正他也没指望站到最后。

    原本他认为可以把第一轮的源压阵练丹给坚持到底就是回本了,现在居然还能胜一场,连本钱都赚回来了。

    “第一场晓小布对战木林兰!”

    众人喝彩,此时上场的是两个少女,看两个女孩打架什么的最开心了。

    两女一个活力四射俏皮动人,一个扎着马尾恬静端庄。

    都是让人难以选择的类型,要不是自己的脑袋不如刀硬,那么这个问题的答案应该是多项选择并且全选。

    二女衣袖飘飘剑影灵动,没有男子那般粗野和狂热,偶尔剑如白蛇吐信嘶嘶破风,又如游龙穿梭行走四身,时而轻盈如燕,点剑而起,时而骤如闪电,惊起金铁之声,此情此景显尽女子的灵巧身姿。

    只是二人实力略有差距,晓小布的底蕴比木林兰要深厚些,之前的一阵对战下来,木林兰已经是有些吃力。

    不过这只是一次寻常的比试,无需下重手,所以即便是木林兰还有反扑的力量,但她还是选择了投降。

    木林兰依旧是如同出场时飘然而去,此番风情让人留恋不已,希望还能多看几眼。

    而晓小布则显得更活泼,蹦跳之间回到了自己的席位上休养观战。

    而接下来则是牛大力对战卫天星。

    二人的战斗就比刚才两个女子的对战热血多了……

    ……

    “可恶啊,为什么我感应不到明心照魂剑的气息?”

    身为明心照魂剑曾经的使用者,他对此剑的气息无比熟悉,所以圣尊才会让自己来寻找并查看它的状况。

    可是自己已经在这片地方逛了十多天了,也没有找到其踪影。

    “不应该啊!”

    他不认为圣尊会认错方向,那就一定是自己寻找的不彻底。

    他先是去了某片森林,听说那里曾有天妖出没,难不成明心照魂剑是被抢夺了吗?

    不过,明心照魂剑可不是什么毫无还手之力的凡间兵器,一定会激烈反抗并留下线索的。

    可惜一路搜寻下来,并没有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而后他还把附近的城邦的潜能大会的总结册要到手,对应每个人所获得的机缘,可是他们都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经过一路找寻没有任何收获后,他只好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会,整理思路。

    “明心照魂剑或许没有来到这种地方,穷乡僻壤怎么可能有它看上的人物,说不定是去了前面的城市,明心照魂剑不可能无缘无故前往那种渺无人烟的地方。”

    在某座城里,他坐在最豪华的茶楼包间,手里翻着册子嘴里念叨。

    而在桌子上则是高达几米的卷轴,他已经把一小半城邦所登记潜能大会的总结都收集了起来。

    虽然一个个找很麻烦,但是也有不少惊喜,不过最重要的明心照魂剑的踪迹他还没有找到,所以他也没心思去理会其他的。

    “难道是思路不对?”

    或许他太过执着天妖踪影与明心照魂剑的联系了,可能二者并无交集,只是大体方向比较接近罢了。

    毕竟灵天大陆广袤无垠,在同一方向上发生的事多了去了,难不成都有所联系不成?

    或许更强的三十六上城才有可能出现一些逆天妖孽,得到了明心照魂剑后隐藏自己低调发展。

    至于王城和皇城,他们都在自己组织的眼皮底下,圣尊不可能没有感应到,他们也隐藏不了。

    “唉……不过既然出来了,也不急着回去了,一路上看看有没有可以收做传人的天才吧。”

    他伸了伸腰,毕竟潜能大会中有不少人获得不错的机缘,如果发展的好未必不能进入自己出身的宗门。

    若是能让自己的宗门壮大几分,多几个人加入到止戈之巅,那么自己派系的话语权就更重了。

    只不过这种地方真的是不入流啊,外面吵闹了这么久,当地的护城军和城主居然才姗姗来迟。

    而吵闹的主角是一个少年和一个小家族,这位少年倒是有点胆气敢和比自己强大的家族对着干。

    只不过他还是想想怎么活下来吧,光有胆子可不能在这片大陆上混,不然也只能落个死无全尸罢了。

    然后他又翻了手中的册子,看看这少年是何许人也。

    至于名字,刚刚一路上吵闹中已经听到不下十次,所以也不是问题。

    “呵……没想看走眼,只是个废物罢了。”

    虽然不知道这小子为什么有能力和胆子得罪一个小家族,不过按照册子上的记录,这位少年居然空手而归!

    他又细细查看了远处正在对峙中的少年,发现确实没有异常,于是兴致缺缺地离开了。

    ……

    “幸好明心照魂剑现在只是一截碎片,不然我还真的兜不住它。”

    步先生松了一口气,如果是完整的明心照魂剑,一定会与那位曾经的使用者呼应,而自己现在的状态也很难压制住其反应。

    而且还有暴露自己的风险。

    不过现在的明心照魂剑尖是破损状态,才懒得理会那个人的召唤,而且现在它还认了林云霄为主,更加不会鸟他。

    不过这也是因为它破碎了,才无奈之下与林云霄认主,不然也没那么容易。

    不过按照止戈之巅的重视程度来看,自己的行动要更加小心了,经过数千年的发展这个组织的手脚已经渗透到了每个角落。

    或许就是对自己的警惕吧。

    不过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已经潜入其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