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138章:是不是烦我了?
最新网址:www.biquxs.la
    顾白带着阮童来到了“玫瑰夜“包厢,这是他们两个最喜欢的包厢了,每次来吃饭,都挑这个房间。

    没有吃火锅,他们两个一人吃了一碗麻辣烫。

    “你怎么忽然想到请歌手的?“顾白问道。

    “开业嘛,当然是场面越红火越好了,吸引路人过来看热闹,依靠他们口口相传,先小范围打开局面。

    当然,在这之前的试营业阶段也尤为重要,阮童已经做好了全天都待在药铺里的准备了。

    辛苦可能是辛苦一点儿,毕竟她和顾白都还要兼顾家里的孩子们,但赚钱哪有不辛苦的?

    天上是不会掉馅饼的!

    就在这时,门口有人敲门。

    阮童连忙道:“请进。”

    原来是之前在台上唱歌的那位歌手。

    肖哲也在门口,一本正经地给阮童介绍道:“这是小袁,她有事想求你。”

    阮童好奇地看向那位歌手,看到了一双泛红的眼眸。

    “小袁,你好。”

    阮童起身,跟她打招呼。

    袁晶上前两步,满脸期许地看向阮童,“阮医生,我听老板说你医术很好,我想求您给我哥哥看看病。”

    阮童点头。

    “我是医生没错,但并不是所有的病症我都能看好,我只能说,尽力。”阮童认真地道,不过于谦虛,也不夸大其词。

    看得出,眼前的小姑娘很紧张自己的哥哥,而她哥哥的病,恐怕有些棘手。

    不过,她阮童是谁啊?

    逆水行舟第一人,最爱迎难而上了。

    肖哲见阮童如此痛快就答应了,有些意外。

    他给顾白使了个眼神,意思是:“也不一定非要答应。”

    不过顾白没理他。

    因为顾白知道,阮童对待病人,一向一视同仁。

    无论是路上遇见的,朋友求助的,上门问诊的,她从来都是免费给对方诊治,除非需要她来准备药物,才会按市价收取药费。

    或许这便是医者仁心吧!

    跟袁晶约好了上门时间,阮童和顾白继续吃饭,袁晶则跟着肖哲退出了包厢。

    “老板,谢谢你。”袁晶激动地流泪道。

    肖哲在员工面前一向严肃,此刻也是端着老板的架子,“我是你老板,你生活上有困难,我能帮就帮。我喜欢知恩图报的人,在我这儿你就好好干,别给我惹事。

    “不会的。”袁晶怯懦地道,“我会好好唱的。”

    肖哲没理她。

    现在是袁晶有求于他,但人心隔肚皮,谁知道这人会不会过河拆桥呢?

    所以,袁晶说什么,他并未放在心上。

    晚一点儿的时候,顾白和阮童走了。

    肖哲忍不住也离开了别有洞天,去孙妍家找她。

    孙妍刚刚洗过澡,一改往日双马尾的造型,头发披散了下来,将她肉乎乎的小脸儿遮住了一些,显得她的脸更小了。

    两人站在院子里聊天,晚风徐徐,空气也很是清新。

    “哦?小阮这么痛快就同意了?果然,我们家小阮最好说话了!”

    听了肖哲的描述,孙妍感叹着,眯眼笑得很甜。

    肖哲一时间看得有些呆了,后来孙妍说了些什么,他根本就没听清。

    他满脑子,都是孙妍眯眼笑的样子,甚至有一种冲动,想要带她回家,抱着她睡觉。

    “咳……”

    意识到自己想了什么黄色废料,肖哲呛了一下,很是尴尬。

    好在孙妍没有读心术,否则一定会立刻跟他翻脸的。

    “时间不早了哦,肖哲,你早点儿回去吧!”孙妍看出了他的心不在焉,也不想跟他继续聊了。

    她直到现在都还搞不懂,肖哲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所以,和他搞对象?不可能的。

    既然没把握,索性就不要开始,反而对他们都好。

    像现在这样,孙妍觉得,她至少可以安慰自己,肖哲并不是她的谁,这男人爱想什么想什么,爱想谁想谁。

    肖哲不知道哪里惹到了这个小祖宗,瞬间有些低落。

    只见男人低着头,委委屈屈地道:“妍妍,你是不是烦我了?”

    孙妍一愣,立刻摇了摇头。

    “那你为什么赶我走?“

    肖哲本就长相阳光帅气,这样一装可怜起来,显得很叫人心疼。

    孙妍踮起脚,摸摸他的头,“是真的时间不早了,明天还要早起上班呢!”

    这理由确实很合理。

    肖哲忽然弯腰,凑近了孙妍的脸。

    这动作很快,孙妍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等她反应过来了,这坏男人又偷香成功了。

    “再见,妍妍,晚安。”说着,男人放肆地笑着,已经走远了。

    孙妍摸摸自己的脸,羞恼地在原地跺了跺脚,更多的还是脸红害臊。

    心,一阵悸动。

    她知道,这样下去,她的心早晚会守不住。

    可是,阮童有句话说得很对,搞对象就像买鞋,不试试又怎么知道合不合适呢?

    至少现在,肖哲真的很检点,身边除了她一个女性朋友,便再没有其他的异性了。

    那……再考察他一段时间好了!

    次日下午,阮童与袁晶在约定的地点见面后,跟着她一起去了她家。

    因为袁晶是肖哲的员工,他又知道顾白最近很忙,所以,他便没让顾白跟着过来,自己陪着阮童跟袁晶一起去了她家。

    无论是阮童还是肖哲,都没看出来,原来袁晶家还挺有钱的,住的是二层小楼。

    肖哲眯眼看着这个不显山不露水的员工,忽然问道:“袁晶,你家里什么背景啊?不是普通工薪阶级吧!”

    袁晶淡淡地道:“我爸妈很早就去了港城,一年到头才回来一次,最多在家里过个年,就回去继续工作赚钱了。”

    原来是个低调的富二代。

    阮童了然,果然人不可貌相。

    看袁晶穿着朴素,还甘愿屈居于肖哲那个小餐厅卖唱,还真看不出她是个富二代。

    “我哥哥病了很久了,就是不肯去医院,老说自己没病,可是他整天躺着,连床都不愿意起。”袁晶担忧地道,“阮医生,你一定要帮帮我,给我哥哥看看,他到底是怎么了?“

    阮童听,立刻捏了捏眉心。

    这听起来不是有大病,就是根本没病啊!

    大病就是精神病,她并不擅长。

    不过,猜测归猜测,阮童还是很严谨的,在没看到病人之前,她保持沉默。

    “哥,我回来了,我带了两个朋友给你认识哦!”袁晶扬着声音,对楼上道。

    然后,只见袁晶压低了声音,对他们道:“我哥哥肯定不会离开他的床,我们现在可以上去了。”

    阮童一脸严肃,面无表情。

    肖哲已经忍不住露出了嫌弃的表情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