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八十六章 怒火
最新网址:www.biquxs.la
    “等等!”

    “刚才贺淳说这道法言中融入了青神的金口玉律,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所谓的金口玉律应当是青神口述才对……所以这个‘困’字并不是他写的!”

    “浪费我的表情!”

    顾岳心中想着,不远处的贺淳此时也正好利用手中毛笔将本就破损严重的傀儡给彻底折腾散架。

    珍惜的能够抵御音波攻击的材料全都被当成垃圾一般堆在地上,唯有那枚聚星石还在闪烁着微弱的荧光。

    贺淳向前迈出一步,正正当当的踩在聚星石时。

    晶石碎裂,荧光消散,伴随着清脆的声响在甬道中传开,贺淳心中的怒意值也拔升到了极致。

    “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能安然无恙的引渡法言?”

    顾岳的脾性也大了起来。

    贺淳本就是借体来此,不过一介假身,实力也就是通幽境巅峰,只是因为有法言傍身的缘故,所以才会显得极为强势。

    但是眼下顾岳能够安然无恙的引渡法言,贺淳最大的威胁直接荡然无存。

    仅凭他通幽境巅峰的实力,根本奈何不了顾岳分毫。

    “现在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离开玉篆秘境之后,恐怕会遭来贺淳真身的怒火!”

    “虽说如此,但并不影响我现在先过个瘾!”

    “等拿到玉篆,继承了青神衣钵,届时想必彭太青跟那位出身京都的大人物都不会任由贺淳乱来!”

    念及于此,顾岳冷声说道:“记住了!今日斩你之人乃是南元山神顾岳是也!”

    话音一落。

    顾岳眉心血痕旁的血肉再度向两侧翻转开来。

    一道道光束自眉心中激射而出。

    贺淳挥动毛笔,在虚空中再度写下“困”字,随后更是化作一条条黑色线条朝着顾岳困束而来。

    但是不出顾岳所料的是,这些黑色线条对他毫无用处,只是凭平白无故的帮助顾岳将神窍中的“困”字又新增了两笔。

    “结局早就定了,又何必徒做挣扎!”

    顾岳一言吐出,接连挡下几道光束之后,贺淳的那只毛笔一声哀鸣,随即化作灵机消散。

    而当贺淳被一道光束击中本体之后,甬道之中响彻起怒吼之音。

    鬼影的五官开始扭曲,随后属于贺淳的气息逐渐消散,重新成了最开始鬼煞罗盘招出来的形象。

    顾岳取出鬼煞罗盘。

    这一次,冰凉透骨的气息依旧还在,只是那股子让顾岳心悸的气息却是荡然无存。

    顾岳看着鬼煞罗盘,一抹喜色袭上眉头。

    “这宝贝,现在便是真正归属于我了。”

    心念一动,原本飘荡在甬道中的鬼影化作黑霞没入罗盘之中,四枚善恶镜亦是随之掉落在地。

    顾岳伸手一招,将四枚善恶镜以及地上傀儡的残余材料一并收入山印之中。

    “等出去之后,得找机会再炼制一具傀儡了。”

    “今日也是运气好!贺淳先是跟青衣以及青十八斗过一次,耗损严重,再加之他的道术法言正好于我无用,才能这般顺利!”

    “说一百,道一千,还是要提升自己的实力要紧!”

    一旁的青十八早已目瞪口呆,直到顾岳拍了拍前者的肩膀,青十八才后知后觉的缓过神来,满脸敬佩的说道:“顾兄,我这辈子原本只服过我师尊,现在你算一个!”

    顾岳没好气的说道:“可别,你还是收敛收敛自己的脾气要好,日后可没这么好的运气了!”

    青十八谄媚的嘿嘿一笑:“绝对不会,以后我唯顾兄马首是瞻,保管不会再做出任何让顾兄不满之事!”

    ……

    玉篆秘境之外,阴司城隍殿中。

    贺淳满脸阴沉的从坐定中睁开眼来,他紧咬着牙关,眼中的怒火仿佛要将面前的一切都要迁怒一番。

    片刻之后,贺淳伸手一挥,只见一股股神秘的力量从他体内徐徐溢出,在半空中汇聚成一个“一”字。

    只是这个“一”字生得极为丑陋,好像是从某个字中拆解下来的笔画一般。

    “好一个顾岳!好一个南元山神!”

    接连两句话从贺淳的牙缝中吐出,字字如有千斤之重。

    片刻之后,贺淳收起“一”字,向外传音:“鬼使白,进来一趟!”

    不长时间,鬼使白便是匆匆而至,恭声道了一声“贺判”之后,才小心翼翼的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贺淳深吸一口气,低沉得仿佛能够滴出水来的声音便传入了鬼使白耳中:

    “你带人去南元山一趟,将山上所有生灵全都拘来阴司,一个都不准放过!”

    鬼使白听了,面色剧变:“贺判,这可使不得啊!城隍爷刚刚陨落,咱们阴司实力本就大打折损,城外又有叛军纠缠,城主更是对阴司虎视眈眈,这个时候若是去南元山生拘活灵,一旦被城主知晓,事情可就麻烦了。”

    原本就处于爆发边缘的贺淳听了鬼使白的话后,逐渐冷静了下来。

    他深吸一口气,颔首道:“你说的有几分道理……只是我心中燥火丛生,若是不能加以宣泄,怕是会养出心魔,日后更难窥见黄庭。”

    鬼使白察言观色,见贺淳的心态稍稍稳定了几分,这才胆子大了些,说道:“贺判若是想要宣泄,可以去城外找那些叛军宣泄,如此既能夺取军功,又能宣泄怒火,岂不是一举两得。”

    贺淳眯着眼想了片刻,吩咐道:“虽说不能生拘活灵,但你还是带人去南元山走上一遭,好生宣扬阴司一番,务必要让南元山上的一众生灵知晓得罪阴司的下场!”

    鬼使白心中虽然不愿,可嘴上还是应承了下来。

    等到出了阴司城隍殿,鬼使白便是急匆匆去了溪安城城墙上,找到了鬼使黑,说:“贺判回来了。”

    鬼使黑上下打量着鬼使白的神色变化,说道:“看来咱们贺判此行并不顺利啊!”

    “贺判命我去南元山找麻烦,你也知道……这种事我不擅长,只能拜托你了。”

    “南元山?南元山神顾岳不是咱们阴司的恩人吗?怎么贺判要去找南元山的麻烦?”鬼使黑有些意外。

    “谁知道呢?只是可怜南元山上的那些生灵了!”

    “行!我替你去南元山走上一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