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八十七章 妖丹
最新网址:www.biquxs.la
    玉篆秘境之中。

    顾岳扭头看了一眼密室,轻轻一挥手,地上被贺淳破坏掉的石门碎砾齐齐飞扬而起,被顾岳收在了山印之中。

    这扇石门能够历经沧桑而不倒,且日夜经受法阵淬炼,早就不是凡物。

    日后将其洒在南元山上,对南元山的风水肯定大有裨益。

    “走吧!先去十八楼。”

    顾岳还不知道十八楼下的众生棋已经被祝森取走。

    青十八哪里还敢拒绝,当即点头附和着应了下来。

    ……

    出了幽谷,顾岳扫视了一周,并未发现青衣的尸首。

    “贺淳也奈何不了青衣吗?”

    “能在阴司混成判官,嘴上说的半句话都不能信!”

    青十八也是愤愤不已:“本还想着那厮能替咱们解决一个心头大患,现在看来不过是空欢喜一场。”

    顾岳没有接话,而是直接朝着十八楼而去。

    他在密室中待的时间已经很久了,秘境中该拿到的机缘都已经被人拿走了,现在正适合收割。

    有青十八相助,顾岳自问整个玉篆秘境中的那些通幽境修士,有一个算一个,都不是顾岳现在的对手。

    一路疾驰,偶尔遇到一两头上古生灵,顾岳都没有理会,绕道而行。

    与其花费时间去跟这些上古生灵缠斗,还不如找正道军修士来的轻松。

    远远看到十八楼的同时,顾岳也看到了匍匐在楼宇前的蟾蜍。

    相较于先前所见,此时的蟾蜍身上的气息弱了不少,不知道是因为自身缘故还是遭遇了进入玉篆秘境的修士导致。

    “顾道友,蟾兄该不会在等你吧?”

    顾岳正要说话,可话还没说出口,便见到一直匍匐着的蟾蜍猛地睁开了铜铃大眼,看到顾岳二人之后便是声势浩荡的跳了过来。

    蟾蜍每跳动一下,都令得地面一阵颤动。

    顾岳深吸一口气,本想着不与蟾蜍正面对峙。

    可转念想到青十八的话后,却是停在了原地。

    顾岳也想知道,蟾蜍守在十八楼前是不是真的就是在等他。

    没过多长时间,蟾蜍便是停在了顾岳不远处,出乎顾岳预料的是,蟾蜍停下之下便是再次鼓起了腮帮子。

    “不是吧!又来!”

    青十八面色大变。

    顾岳同样也是灵机鼓动,将傀儡的残躯取出来遥遥定在身前。

    虽说傀儡被毁了,但是这些炼制傀儡的材料依旧能够抵御声波攻击,面对蟾蜍时还是能够起到些许作用的。

    “看来你猜错了!”

    顾岳话音刚落,远处的蟾蜍已然张开了血盆大口。

    不过这一次并非泛起涟漪,而是从其嘴中吐出来一颗墨绿色的圆珠,闪烁着璀璨夺目的光泽。

    徐徐飘荡在半空之中,正好位于顾岳跟蟾蜍两者之间的中心位置。

    “这是蟾兄的妖丹!”青十八神情微凛,言语之间似乎颇为意外。

    顾岳同样也是长出了一口气,将悬浮在身前的傀儡残躯收起,旋即定睛看向不远处的妖丹。

    身为南元山神,虽说从未见过妖丹,但是顾岳也清楚的知道妖丹的重要性。

    对于妖修而言,他们的道庭境不是铸造道庭,而是酝养妖丹,继而将神魂居于妖丹之中,日夜淬炼,与人族修士的道庭境有异曲同工之妙。

    不论是上古时期还是现在,妖修对于人族修士最大的诱惑都是妖丹。

    生服或者碾碎炼丹,都能够大大提升修士修为。

    只是能够养出妖丹的存在,都是顾岳无法力敌的存在,所以他也一直没有想过去狩妖取丹。

    如今,看到蟾蜍将自身的妖丹取出,不免有些意外。

    “它想要干什么?”顾岳面露疑色。

    青十八咽了咽口水:“它该不会是想要认你为主吧?”

    远处的蟾蜍似乎是听到了青十八的话,硕大的头颅上下摆动,仿佛是在借此向顾岳传递它的心意。

    “这……为何?”顾岳脸色的疑色更重。

    青十八说道:“蟾兄最是擅长趋吉避凶,想来是从顾兄身上感受到了某些东西,所以特意在此等你吧!”

    嘴上虽然是这样说的,可青十八心中却是满脸羡艳的想着:“蟾兄肯定是在顾兄身上看到了师尊的影子,可惜我只是一介残魂,却是没有办法跟蟾兄一样取出妖丹跟顾兄建立主仆契约,不然我说不定也能跟着顾兄离开道坛,重新去往外界逍遥自在!”

    顾岳看着那颗闪烁着夺目光泽的妖丹,思忖片刻之后问道:“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做?”

    妖修认主,这种事情顾岳也只在典籍中看到过相关的文字记载,并不知道具体应该如何操作。

    更为重要的是,现在这个时代,每一个能够养出妖丹的存在,都是桀骜不驯的性情,哪里会认人族为主呢?

    君不见安江江神便是一方霸主,无数修士想要拜入门下,都没机会呢。

    青十八说道:“顾兄只需取出一滴精血融入妖丹之中即可!”

    顾岳闻言,有些意外。

    远处的蟾蜍又一次点了点头。

    顾岳见状,深吸了一口气,旋即灵机运转,逼出了一滴精血。

    遥遥控制着精血朝着妖丹而去。

    不一会儿,精血便落在妖丹之上。

    几乎是瞬间,妖丹便蓦然绽放起耀目光芒,将精血淹没。

    与此同时,顾岳脑海中传来了一阵憨憨的声音:“主人!”

    顾岳觉着惊奇,但也知道……凭空出现在他脑海中的声音正是由蟾蜍发出。

    这头上古生灵,虽然不知道为何重现于世,也不知道他为何修为惊人却无法化形。

    但是顾岳却是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他跟蟾蜍之间的紧密联系,仿佛只要他愿意,他便可以直接将蟾蜍的妖丹引爆。

    “这不是直接将身家性命交到了我手上吗?”顾岳先是觉着背上的担子很沉重,但很快便意识到……自己这不是增添了一个强力外援嘛!

    顾岳试探性的回话:“你叫什么名字?为何要认我为主?”

    蟾蜍憨憨的声音再度出现在顾岳脑海之中:

    “回主人,我叫阿苦!”

    说到这,蟾蜍犹豫了一会,旋即才继续说道:“您不是一直就是我的主人吗?”